文章日期 : 2016年10月19日

百萬身家蝕剩200元 邊青靠街頭智慧「拯救」冰室

【明報專訊】80後的徐汶緯,轄下現有6間餐廳及1間餅店。如果成功的定義是赤手空拳打出一片天,他絕對稱得上是成功人士。屋邨長大,中三未畢業的邊緣青年,做過車房、印刷學徒、清潔、地盤……千帆過盡,「膽粗粗」進攻飲食業,四年賺過百萬,卻又一鋪清袋,打回原形做侍應。「有這種經歷其實是好的,如果太容易成功,便會覺得自己天下無敵。」勝在屢敗屢試,用他自己的描述﹕「我本來就什麼都沒有,最多是從零再開始。」

英文有個詞叫Street Smart(街頭智慧),用來形容一些靠實際生活經驗累積智慧的人,有別於Book Smart(書本教出來的聰明)。徐汶緯(Ray)是屬於充滿街頭智慧的人,他不喜歡讀書,但再惡劣的環境他都能夠生存。聽到稱讚他大笑﹕「用現時的字眼,應該是一個邊青(邊緣青年),讀書不成。」

笑聲背後有點苦澀,活了三十幾年,他很少真正停下深思為什麼自己不喜歡讀書。時間回到那一年,他還是一個幼稚園的學生,高等法院把他的撫養權判歸了爸爸,當時他第一次知道,原來自己和弟弟、妹妹是同父異母。「我一直都是跟阿嫲住,從來未見過生母,那時我才知道我還是嬰孩,父母已經離婚;當時阿嫲好驚,驚我被送去孤兒院。」

可能他自己沒有發現,在提到父母時,是他整個訪問停得最久的一次,然後答了一句﹕「現在有自己的家庭再回想,的確是欠缺了父母的愛,這與其他家人的愛完全是兩回事。」因為這個因素,爺爺嫲嫲特別寵愛他,也造成他不受管束的性格。「我阿嫲生了12個子女,阿爸是最大的,我有7個阿叔,每個星期他們都來探阿嫲,所以我要什麼他們便給什麼,大家都遷就我,變成就算在學校,我也不喜歡被老師管。」

「無枉管」的結果,就是中三未畢業,便被老師要求退學,之後再讀過一年夜校也放棄了。14歲幾,可以做什麼?「做學徒,有很多工種選擇,汽車、柯式印刷曬版、建造業……做到領取成人身分證。阿嫲聽到我不讀書,她哭了,但當時反叛期,家人勸了十萬八千次,我還是聽不進去。」

渾渾噩噩、得過且過,閒時便和屋邨樓下的邊青聚在一起玩,一個月6000蚊人工,可以花千五蚊買波鞋,然後吃喝玩樂、唱卡拉OK,每月都在等糧出。家人對他不再抱期望,唯獨是他的四叔。「四叔是最疼愛我的阿叔,從來都沒有放棄過我,到今日我仍記得,當年他跟我講過兩句話,第一句﹕你咁樣下去唔係辦法。第二句﹕你自己都養不起自己,如何養你的屋企人?」

四叔的話,徐汶緯記在心上了,他左思右想,決定找一份長工安定下來。「那時有很多古靈精怪的想法,就是最好帶錢搭車,回去包飲包食,而餐飲業便成了最好的選擇;加上我覺得之前做的行業很辛苦,做餐飲只是站着冲奶茶、煮點東西,好像很簡單。」在中學同學介紹下,他進入了同學阿姨開設的印尼餐廳做,一個月6000蚊,另加500蚊勤工獎。

同學負責廚房,他做水吧。返工一星期,同學阿姨問他﹕「阿緯,你做得怎麼樣?」他說挺好,同學阿姨將整個水吧交給他打理。兩年後,二人覺得自己天下無敵,應該出去開舖。「一個有廚房經驗、一個做水吧,樓面不用學,一定搞得掂!」徐汶緯向姑姐借了十萬蚊,與同學在筲箕灣租了300呎舖開串燒店,生意愈做愈旺,再租多一個200幾呎的店舖,請了兩個伙計,客人多到違例在店舖門口擺了二三十多張枱。

筲箕灣轉戰中環 從未出過糧

月入四萬多蚊,四年便賺到第一桶金。「離開印尼餐廳時,我的人工8000幾蚊,開店後多了幾倍,即時覺得自己好勁、好識做生意。」少年得志,剛好串燒店的供應商計劃在中環開設鐵板燒餐廳,游說他合資,他二話不說賣出串燒店股份,進軍中環。「這條數很簡單,500呎舖有4萬幾蚊收入,中環的店舖有千幾呎,即有8萬幾蚊收入。當然,最後發現是我太天真!」

投入全副身家,在一年間便全部蝕掉,銀行戶口由7位數字變成剩下200幾蚊。「回想起來,其實注定會失敗,你想想,一間餐廳有果汁、有鐵板燒、又有西餐廚房,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定位,不知道市場需要什麼。開業後未試過出糧給自己,不要說4萬幾蚊,連40蚊收入都沒有。」

生意差不夠收入,請不足人手,唯有自己頂,再捽員工數。「這一世我都記得,失敗那種感覺有多真實和痛苦。每天朝7晚11,一上巴士就睡,回到餐廳就做。電話響不是供應商追數,就是業主打來要我交租,伙計又不斷問你出糧了沒有?壓力很大,但你又沒辦法扭轉局面。」

徐汶緯說,他以為努力就會捱得過,原來不是。「曾經有人問過我會不會自殺?我真的從來沒有想過,我有個朋友說﹕『什麼都失去不要緊,只要留下一條命就可以重新來過。』那個階段的我,腦袋像在回帶,如果不出中環會怎樣呢?如果餐廳改成這樣改成那樣又如何呢?想了一大堆天方夜譚的事,然後我告訴自己﹕要面對現實了,快想想將來的路怎麼走。」

老闆打回原形變侍應

街頭智慧發揮了效用,自言反正本來就是什麼都沒有,所以結束餐廳後,他只用了兩個星期,便回復狀態。「做生意失敗,辛苦過打工一萬倍,那一刻我立定心意,以後一世都打工,安安穩穩過完一生就算了。我問之前在餐飲商會認識的朋友,可否讓我去他旗下的餐廳由低做起,他真的安排我到一個全新品牌的餐廳,從事低到無得低的侍應,人工一個月1萬1千蚊。」

從老闆打回原形做小侍應,徐汶緯也沒有什麼放不開的。「我的心態是既然想好了將來的目標是打一世工,那就打工吧!說起來很好笑,我的決心大到即時向女朋友(現在太太)求婚,想着先組織一個家庭、再打一份安穩的工,應該就一世了。」女朋友是他以前串燒店的客人,因為見得多開始戀情,可能知道徐汶緯在中環開店捱得太辛苦,竟然也贊成他的計劃,答應了他的求婚。

做了侍應大半年,他已經想走,「打工沒壓力,很舒服,但一定不是我最開心的時期。當時我想出很多方法幫餐廳,但我只是侍應,人家根本不需要聽我的意見」。做得「無癮」,令他心思思想再創業,剛好太太發現有了身孕,徐汶緯再創業的決心更加大。「有了BB,只有1萬1千蚊人工,真的不夠養家。」

高人指點開竅讀書

機會竟然主動找上門,他聽聞在筲箕灣經營了快半世紀的金記冰室打算結業,曾在金記對面經營串燒檔,以前每天都光顧的他,專程前往緬懷一番。「吃了幾次,見到愈來愈多人排隊,其實有得經營,只是租金太貴。」覺得可惜的他,嘗試和老闆陳伯洽商,最終陳伯將招牌傳給他,選址西營盤重開。「經歷過中環的失敗,這一次我很謹慎,第一,新址租金一定要和筲箕灣相若;第二,保留原金記的所有優點再作改善。」

向朋友借了一點錢,從第一間20個座位的金記冰室東山再起。「舊金記2012年12月正式結業的日子,也是我的大仔出生的日子;翌年4月,金記正式重開。」這間餐廳,更為徐汶緯帶來了生命中另一位重要人物﹕中文大學市場學系教授陳志輝。「餐飲業有位老前輩,我很尊敬他,他在我心目中是很厲害的人,但竟然要去修讀陳教授的課程,所以我想,陳教授應該更厲害,想不到有一天,他竟然來金記飲奶茶。」

徐汶緯主動上前和陳教授攀談,見他滿腔熱血,陳教授便教導他一些商業管理知識,包括其著名的「左右圈」理論。「之後我們都有定時約出來吃飯,陳教授的理論幫了我很多,簡單來講,左圈代表市場需要,右圈是企業本身的能力,做任何策略都要看左圈,才會知道你做的事是否市場需要……」說起生意經,他很興奮,即席拿起筆畫圖,作詳細解釋;着迷程度甚至令他放下不愛讀書的心,用每周難得放假的日子,到公開大學修讀工商管理學位課程。

他說之後陸續開設的餐廳經營模式,也有參考陳教授的管理理論。「我一直記得他講的話,做任何生意,都要問自己﹕對社會有沒有價值?」所以他被視為冰室「白武士」,重開了兩間懷舊冰室;近期又在王澤教授授權下,開設了全港第一間老夫子餐館,為港人留住集體回憶。 

■Profile

徐汶緯

屋邨長大,中三未畢業輟學創業,四年賺過百萬,其後卻於一年內蝕到銀行戶口只剩二百幾元,從老闆打回原形變侍應。現時在公開大學修讀工商管理學位課程,旗下餐廳包括金記冰室、金記客棧、南龍冰室、鍋居火鍋專門店、中大范克廉樓學生膳堂、老夫子餐館及壹餅房。

文﹕黃翠絲

圖﹕黃志東、受訪者提供

編輯﹕林韻兒

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