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6年10月12日

飛越七級樓梯重創 改變自大性格 滑板高手「摔」入藝術旅程

【明報專訊】這是一個板仔(滑板愛好者)變成藝術工作者和平面設計師的故事。他叫陳建業,Scott,六七年前還在瘋狂踩板,每天半夜歸家;一次意外,他腳傷臥牀,方才撥開滑板激烈如火的煙霧,重新思考自己的生命和人生,修補與父親的關係,走出自大的英雄氣概,從而展開人生新旅程。

滑板在午夜的城市階梯滑過,輪子一瞬間滑下扶手鐵欄,落地前還要來一個空中轉板,激烈如一縷煙飛過,又如一縷煙在黑暗中消失。自少年時代,Scott就迷戀滑板,直到六年前腳傷才斷斷續續停止。他說﹕「迷上滑板,因為考驗膽量,考驗速度和準確,好像踩板飛越七級樓梯,要有勇氣衝過去,我會跟自己講,去吧,不要想了,飛下去。」不過,他卻在一次飛越七級樓梯時重創。

少年迷戀踩板放棄學業

為了踩板,中四中五的Scott愈來愈夜歸家,本來寵愛兒子希望他好好讀書的父親開始投訴,父子關係由好變壞,父親不明白Scott為何偏要晚上出動,偏要半夜兩三點回家,父親不會看到Scott為了一個花式拚命練習,練習一百次、數百次,直到成功為止,幸而Scott與母親和姐姐關係很好;他說,母親給我最大的鼓勵,就是不管他踩板,只要不吸毒不學壞就是﹕「少年不懂事,我唔識諗,跟阿爸頂嘴頂得好厲害,他希望我讀好書,但我太熱愛滑板了,那時中五畢業後,去了念酒店課程,但放學後我又跑去滑板店工作,放工再去踩板至半夜,太累了,就放棄讀書。」

2010年的一個午夜,Scott一如以往,在尖沙嘴海濱踩板,那個練習了無數次的跳躍七級樓梯,這次卻不如以往落地,雙腳着地時沒降在滑板上,卻踏空着陸地上,「我們的鞋是會黏地的,腳轉了,鞋不轉,就整個人滾在地上」。原先以為過氣板仔態度會很酷,但Scott卻友善溫文,不厭其煩地解釋外人不明白的滑板動作。這次意外,他落地時還以為跟過往一樣,休息幾天便好﹕「周身傷對板仔來說,是一種訓練,是一種經得起的磨練。」

意外後他稍感好轉,可能是自覺很強大,竟又去打籃球,終於入院留醫打石膏,證實是膝蓋前十字韌帶斷了。

要用拐杖走路半年,本來好沮喪,他卻看到不一樣的生命。「我在醫院時,看到對面牀的阿伯,幾十歲人,家人不常來探望,成日一個人。」而他呢?家人天天來,媽咪給他煲湯,噓寒問暖﹕「我看到家人對我很好,我看到自己已有半杯水,感到很滿足。」出院回家後,瘋狂的板仔日子消失了,以前天天在滑板店和板仔分享滑板見識的工作心失去了,他以為正要失去美好的一切,但坐在小椅子上的Scott卻說﹕「以為失去,原來有另一種東西帶給我。」

傷後繪畫修補父子關係

Scott腳傷後開始畫畫,在繪畫和創作中逐漸修補了父子關係,因為安靜地繪畫,也安靜地和父親說話,不再老是和父親頂嘴,兩個大男人雖沒有綿綿細語,卻有欽佩與和諧。不過,父子關係修補後不久,當貨車司機的父親便證實患了癌症,短短一年匆匆走了。「父親患病時,我看了一本有關古希臘墓碑雕刻的書,墓碑的題材都是死者生前最喜歡的活動,因此我也用陶泥依照父親最喜歡的啤酒樽,倒模樽身,以噴水壺噴濕陶泥把酒樽弄成倒下,或是將要倒下的狀態,來呈現父親當時最虛弱的身體。」

這天Scott一手拿着色彩鮮艷的滑板,一手拿着一盒畫筆,來到K11藝術商場的兒童活動室,他坐在小椅子上侃侃而談,椅小人大,更顯身形健碩,一身肌肉結實,就算現時很少玩板,他仍每天早上游泳,在活動室轉角的展廊上正展出他的陶泥作品——《虛無》。《虛無》,看來像一尊東歪西倒的泥像,這位自稱過氣板仔的年輕人,說自己在創作《虛無》時,倒了二十袋陶泥,搓成泥條,「我在和陶泥溝通……」怎麼一個夜夜衝樓梯,深宵在街頭空中躍起的年輕人,突然能放下午夜踩板的熱忱,安靜地繪畫、做陶泥藝術?

「在香港,我們曾是不受歡迎的一群,我熱愛踩板時的香港社會和現在氣氛不同,香港近年變化很大,現在人們對板仔態度也不同了,現在板仔已有練板的地方,在東涌和新界都有滑板公園,社區和商場時有滑板表演。」是的,以前板仔一旦出動,就在深夜,服飾鮮艷,板上圖案鬼靈精怪、七彩奪目,不少人都認為他們是暴風少年。那時,Scott自創不少花式,有一招是旋一下滑板,垂直穿過褲襠,滑板落地時,雙腳接回,這招備受板仔讚賞,因為玩得出色,他的板衫板褲、滑板和板鞋,都由滑板公司贊助﹕「那時的我,十分自大,感到自己能力很強,就算腳傷後不能玩板,開始學習藝術時的態度,也自以為是一塊好材料,要成功絕不費工夫,但當我真正體驗藝術工作後,以及父親的病逝,我才明白我的自大,完全是因為自己的渺小。」

陶瓷創作思考人生

他開始畫畫,但一個踩板的人怎麼開始呢?我們都忘了,滑板的板身就充滿繪畫和圖案,踩板和售板多年,Scott其實接觸許多出色的繪畫和設計,所以畫畫就開始了。為了謀生,他同時利用腳傷的時間自學平面設計。

「我的啟蒙老師是歐陽應霽先生,他給我大量有關藝術的閱讀資料,讓我大開眼界,更鼓勵我報讀藝術課程。」康復後,他找到了平面設計師的工作,也開始了修讀陶瓷藝術課程。他說,創作初期,作品都偏重人與身體的關係,他認為人的外表和說話都不能代表內心的情感,但身體上的一些不自覺的小動作和姿態,卻誠實道出真實的自己﹕「這個發現就像希臘人對人體姿態的沉迷,對我來說姿態就是現世代人們直接的情感表達,於是我用了白陶泥再混合大自然的泥土,做出一系列充滿未知數的作品,我無從估計作品能否承受高溫,也不知道混入取自花圃的泥土經高溫後,將呈現什麼樣子,這就像人生永遠都不能完全掌握下一秒一樣,我用手揑出大約20件8至10吋大小沒面孔沒有細緻雕琢,身體在亂七八糟地跳舞的人像……

往下去成為藝術工作者的故事,說不說下去已不重要,像Scott的陶泥作品一樣,放不放入窯燒已不再重要,重要是分享創作的過程,珍貴是分享一位年輕人在受傷的挫敗中,從無聊的臥牀日子,用心學習開創新生活。

最後,年輕人或許想問Scott,過氣板仔何來耐性學習完全不一樣的東西?拿着鮮艷滑板,正要說拜拜的Scott,說得爽朗﹕「滑板是需要很專注的運動,一個板仔面對一個花式,必須很勤力不斷練習,是滑板推動了我,學習畫畫和陶藝,現代人的問題,就是整天捽手機,不能專注。」

■Profile

陳建業

八十後,曾是有名的街頭板仔,現為藝術工作者及平面設計師。曾修讀酒店課程,因熱愛滑板而輟學,後因膝蓋前十字韌帶受傷,改而自修畫畫及平面設計,並修讀香港藝術學院陶瓷證書課程。他以踩花式滑板的態度,開創不一樣的創作風格,曾為一餐廳手繪60個木砧板,呈現城市人食相,陶泥作品《虛無》今年九月初於K11藝術商場的Fashion Muse展覽展出。過去三年,每天蒐集票據,在票據上速寫當下所思所聞。

文﹕一心

圖﹕黃志東、受訪者提供

編輯﹕梁小玲

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