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8年5月4日

優秀社工 以行動改變社會

與服務對象同行

援交少女、廢青……是社會對部分年輕人的一些負面標籤。「第二十七屆優秀社工選舉」的兩名新秀社工得獎者陳盈和黃信煒,均從事青年工作,他們希望能以行動去改變社會的目光!每天他們是如何放下「批判」,逐步與服務對象並肩同行?又如何透過「放空」,喚起年輕人關注弱勢社群的心呢?

文:王安娜 圖:受訪者提供、資料圖片

新秀社工黃信煒:青年服務 讓他們自主

進修經歷:浸大國際學院應用社會服務副學士畢業→浸大社會工作學士 (榮譽)畢業→現正修讀中大教育學院價值教育碩士

工作歷程:家庭及社區範疇的工作約一年;現職香港聖公會聖馬提亞綜合服務賽馬會青年幹線社工約 2 年

自小在青少年中心成長,喜歡跟社工接觸的黃信煒 (煒 sir),對社福工作一直有興趣。中七畢業後,未能入讀首選的社工課程,輾轉才能完成社工學位課程。實習時,他曾在地區組織及精神康復機構等學習,涉獵過社區發展、個案小組的工作;畢業後,亦曾接觸家庭及社區的工作。

「社區工作使我從不同層面認識整體社區,如政策、文化、年輕人處境等方面,並學會以宏觀的角度分析事情。精神復康工作,則以個案形式為主,要進入受助人的內心世界,學習與他們同行。」由宏觀到微觀的體驗,有助他擴闊眼光及視野外,對現時的工作亦能學以致用。

初入行工作處處碰壁

在學的日子,他開始確立了自己的價值觀和訂立助人的方向。他說自己特別喜歡青年工作,「青年時期是一個十分重要的成長階段,年輕人面對很多轉變和決定,如有人能仔細和多角度跟年輕人分享經驗,提供意見,對他們將來所走的路有一定幫助。」

煒sir現時工作對象以青年為主,負責籌辦活動小組、興趣班、入校服務、生涯規劃、義工服務、個案等。「回想起初入行時,以為青年工作是組織年輕人,轟烈幹一番『大事』,使社會改變對他們的印象,打破『廢青』等論述。惟進入青年工作崗位後卻處處碰壁,舉辦的『有意義』活動參與率非常低……」

他坦言,香港的教育制度競爭激烈,單一的成功標準,易使年輕人感到壓迫,社會應給予他們多元發展空間。「部分年輕人有時因怕受到社會壓力,擔心不被認同,致未敢表達意見,其實當中不乏有建設性的想法,適當時候也可給他們『當家作主』,讓他們發揮才能。」

同「放空」 關心弱勢社群

他曾邀請一班高壓學校的男生定期到機構「放空」,「他們本身是缺乏自信、目標和對社會漠不關心的一群。『放空』時,大家無所不談,有時會討論社會狀况和需要,從中學會關心弱勢社群。」有次當數名學生知悉「紙皮婆婆」事件後感氣憤,自發商討如何支援婆婆,其後舉行義賣活動,籌募經費,用以作為關心社會的行動基金,幫助有需要人士。

「過程中,我只作為一個協助角色,活動是由他們一手一腳統籌和經歷,我希望強調自主之餘,也要他們學習為自己負責任。」

放開胸襟 跟年輕人交流

他指自己投身社工並不是為了成為或者成就偉人,「多從小處入手,就像看見年輕人捉住『紙皮婆婆』的手時,那發自內心的溫柔和關心眼神,已令我十分觸動。」

新一代社工如何跟年輕人溝通?他說,要先從他們的興趣開始,「例如現在流行『食雞』,初時我也不明所以,後來才知道原來是一種連線的槍戰遊戲。在遇上一些不熟悉的潮流話題或玩意時,我們更要放開胸襟跟他們交流,只要是真心,他們會感受到的。」他坦言,有些事情,並非社工介入便有幫助,必須清楚自己的定位,如年輕人失戀,社工在同行、介入的過程中,並不會令另一方回心轉意,「我們可以做的是提供意見,指引不同方向。」

得獎之後:感謝自己工作理念得到認同,希望社會相信年輕人,給予他們自由的成長空間。

新秀社工陳盈:每個人也有改變的權利和力量

進修經歷:香港澳大利亞伍倫貢書院 / 香港城市大學專上學院社會科學副學士 (社會工作) 課程→城大社會科學學士 (社會工作) 課程→現正修讀理大精神健康碩士課程

工作歷程:夜總會及援交少女外展社工約 2 年;和諧之家 (青少年嚴重暴力) 社工約 1 年;現職香港青少年服務處心弦成長中心社工約 3 年

「能夠陪伴別人渡過生命,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我喜歡亦相信自己能夠做到。」中七大學選科時,陳盈曾問自己:「人生的意義是什麼?」、「人死後,萬般帶不走,唯有什麼呢……」後來她決定投身社工行列,遂一直升學完成社工相關課程。

大學畢業後,在好奇心下,首份工作選擇了邊緣青少年服務,屬外展社工範疇,支援援交及夜總會少女的戒毒服務。在夜總會遊走和駐場時,她認識了一群遭負面標籤的少女,她嘗試放下批判,用心傾聽和了解真實的她們,以不一樣的眼光與她們同行。接觸過程中,陳盈認為「援交」、「夜總會」只是她們生命中的一部分,除此以外,她們還有「可愛」的一面。

吸毒者無助 反思社工角色

改變從來不容易,一位有吸毒習慣的媽媽曾問陳盈:「其實你看到我的改變嗎?為何其他人都好像只看到我的過去,看不到我的努力。」又曾有一名年輕吸毒媽媽,孩子出生後,她努力嘗試戒毒,想和女兒開展新生活,無奈後來又再走進毒海……她現正接受監察。每一個個案都令陳盈體會到吸毒者生命的孤單和無助,使她再次反思社工的角色和意義。

她後來明白「每個人也有改變的權利和力量」,能夠見證服務對象的成長,即使只是一個小轉變,已是一份很大的鼓舞。「有年輕媽媽由不懂得照顧別人,至可以照顧自己的小朋友;也有從不會對別人說聲多謝,到學懂欣賞別人的付出……」

陳盈現時的工作包括支援戒毒媽媽、個案輔導、轉介、小組教育、家訪等。她說,戒毒其中一個方法是學習新技能取代,為此機構亦有開辦不同的興趣班,又會跟僱主合作,舉辦試工計劃 (如飲食業),鼓勵服務對象嘗試不同的生活體驗。

耐性與堅持 建立互信

她分享,想打開服務對象的心窗,必定要有耐性和堅持,曾有一宗跟進了一年的個案,事主首半年一直迴避,只靠電話溝通,「我便以關心其身體、情緒、家人等各方面入手,終於慢慢得到她的信任,展開關係。」

為了進一步發揮工作,陳盈現正進修精神健康碩士課程,「吸毒會影響腦部發展,造成思覺失調,個案中亦不乏有精神健康的問題,進修令我明白病症的成因,學會更多分析問題的技巧和介入手法,有助我深入跟進不同個案。」

吸毒模式不斷轉變、新毒品的出現,令不少機構會採用多種模式為吸毒者提供戒毒治療和康復服務,同時改進服務的模式。現時她正跟不同的專業人士合作,如醫生,助產士、特殊幼兒工作員、心理學家、幼師等,以各種形式給服務對象提供醫護、教育、心理等方面服務。另其工作機構未來會開展有關濫藥父母的服務,優化不同的服務。

得獎以後:參賽讓我重整過去的工作經歷,再次思考作為社工的角色及回想入行的初心,同時希望讓社會從另一角度認識和明白濫藥媽媽的需要。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