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6年5月13日

支援腦退化症人士

為照顧者提供適切訓練

面對腦退化人士,很多照顧者未必懂得如何入手,對於涉及患者的照顧、活動、起居飲食,甚至法律上怎樣保障他們,很多照顧者都是一知半解。作為支援腦退化症人士的專業人員,如社工、個案經理或院舍的職業治療師,全面了解有關腦退化支援的知識及技巧,往往可以為照顧者提供適切的協助。

文:Amy Ng 圖:受訪者提供

賽馬會耆智園復康服務主管、高級訓練顧問兼一級職業治療師鄧若雯 (Nancy) 表示,對於在工作中有機會接觸或為腦退化症人士提供支援服務的人士,他們首先要了解腦退化症人士的特徵,才可以明白他們的需要。

認識腦退化症特徵 提供適切支援

她指出,有些人因不了解而對腦退化症人士存有負面的看法,甚或誤會他們懶惰、情緒不穩;部分人又或會作出不恰當的支援或幫助。

「例如誤以為他們失去處事能力,便幫助患者處理所有事情。又或對某些有暴力傾向的患者,則不理會任何原因都會以藥物或約束衣來控制他們。其實這些做法並不恰當,應按每個患者的情况作出合適的協助。」她強調,照顧腦退化症人士應該要本着「以人為本」為宗旨,讓患者獲得應有的尊重。

「在護理方面,要讓患者有自理空間,在為他們提供合適照顧的同時,也要讓他們過有尊嚴及有意義的生活。」

支援工作範疇廣泛 照顧者可提供意見

她解釋,當患者確診患有腦退化症後,無論在生活、自理、活動、環境會有很多改變,記憶、自理能力亦會逐步退化。對患者或對其家人來說,生活方面需面對很大的改變,而不同專業人士可為他們提供不同的支援服務。

「例如社工,他們大多會從處理腦退化症人士的行為問題入手,患者會出現記憶退化,如忘記熄火、出街後不願回家;有的會在晚間作出滋擾家人的行為,如開水喉;有些患者到中後期,會出現不吃飯、不洗澡及洗頭的行為問題。職業治療師則可為患病提供活動訓練等。」

Nancy 指出,支援腦退化人士的服務當中涉及的範疇很廣泛。「患者確診初期,如何協助他們預早處理其財產及物業?患者可趁他們意識仍然清醒的時候,授權家人或朋友日後能動用他們的資產,以便日後協助患者處理財產或物業,甚至涉及臨終等事宜。當腦退化至晚期,身體患病嚴重,要不要繼續插喉?這些重要決定,患者最好在患腦退化症初期處理好,及向家人表達其意願。」

作為支援腦退化人士及其家人的專業人士,預先做好適切的準備,可減輕家人日後處理相關事項時出現的壓力或衝突,也明確了解患者的意願。

進修加強實用技巧

香港中文大學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主辦、賽馬會耆智園協辦的「支援腦退化症實務高等文憑」課程,目的是讓學員加深對腦退化症人士的認識及增進支援腦退化症人士的實務技巧。同時,讓學員從不同角度了解腦退化症,從而提升專業知識及技能,在職場上大派用場。

「課程內容有中醫治療、音樂治療等,讓學員了解幫助腦退化症人士的不同方法,亦設實習堂,讓學員參觀不同長者中心、醫院,以及長者日間中心等。又例如患者患腦退化症初期被騙簽署借貸文件,到底在法律上他們是否要承擔責任?在課程上有一科『Legal Matters and Finance Planning』,就是針對法律及財政層面,讓學員了解更多。」

Nancy 提到,上述課程現在有八至九成學員是社工,其餘則有護士、物理治療師及職業治療師。「有主要負責輔導工作的社工學員表示,近年多了患有腦退化症的家人尋求幫助,為了為服務使用者提供援助,他們便報讀課程。」

畢業學員:活用所學 提升院舍工作成效

現任安老院舍服務主任的陳梓茵 (Chloe) 在同一院舍服務達 23 年,當年中五畢業後便投身社會工作,初入行從福利工作員做起,期間修讀過社工文憑課程,去年修讀「支援腦退化症實務高等文憑」課程。

「現時在工作上經常會與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開會,了解長者在院舍的情况,他們經常提到一些腦退化症評估工具或專業名稱,不屬該專業的人士,未必理解,現在透過修讀課程,深入了解相關的知識和各類評估工具的運用,有助我評估腦退化症人士各方面的能力,例如患者在哪些地方失分較多,如計數、記憶、視覺空間等,這些都有助我在院舍為長者或患有腦退化人士提供合適的活動及服務。」

Chloe 表示,課程提供參觀院舍、長者中心環節令她有很大得着。「最深刻是有一次看到一間機構為腦退化症人士設置的坐廁顏色是運用了對比顏色。原來對某些腦退化人士來說,若使用同一顏色,他們未必能分辨到廁蓋與廁板,因此用對比顏色有助他們懂得打開廁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