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6年4月22日

言語治療服務對象趨廣泛

培育生力軍刻不容緩

言語治療師的工作,豈止糾正咬字、發音?還肩負起評估及治療讀寫障礙、吞嚥困難、神經性溝通障礙、聽力障礙等個案的職責。隨着社會對言語治療服務需求上升、個案愈趨複雜且來自不同年齡層,加上人口老化,長者個案數目亦倍增,相信培育更高質素的生力軍,又或是業界人士增值進修,都是提升服務水平的重要一環。

文:王安娜、麥懷欣 圖:受訪者提供

世界衛生組織於 2001 年發表「國際健康功能與身心障礙分類系統 (ICF)」,以「全人」的觀點切入,被受醫護及社福界所關注,香港教育學院 (下稱「教院」) 特殊教育與輔導學系高級專任導師劉淑嫺 (Polly) 不諱言,現時言語治療師在治療病人的過程中,需考慮的層面較以往多,從治療疾病的角度出發外,亦要顧及「全人」方面,包括病人的日常需要和社會參與度等;服務對象的年齡層由過去以學前、學齡兒童為主,擴闊至不同年齡,這些都令言語治療師的工作挑戰更大。

言語治療師供不應求 非本科修碩士可入職

根據衞生署 2014 年醫療衞生服務人力統計調查報告,涵蓋機構總共聘用 641 名言語治療師 (507 名全職及 134 名兼職),她指,香港的言語治療師數目與人口比例遠遜於其他國家,呈不平衡情况,隨着本港人口老化持續、社會對特殊學習服務需求殷切,將進一步令言語治療師供不應求的情况加劇。

言語治療師透過評估、診斷、治療,協助患有溝通及吞嚥障礙問題的人士提供服務,包括處理發展遲緩、讀寫障礙、吞嚥困難、神經性溝通障礙 (如失語症、腦退化症)、聽力障礙等個案。

在本港要成為言語治療師,過往主要是透過修畢香港大學的言語及聽覺科學本科課程,然而每年學額僅逾 40 個,為紓緩人手不足的問題,教院亦開辦了兩年全日制的「教育言語及語言病理學暨學習障礙理學碩士」課程,助有志投身及轉投言語治療相關行業的非本科畢業人士裝備行業所需技能。

「言語治療師的工作講求服務使命感、個人成熟度,着重良好的溝通、思考、分析能力。此外,每個個案的問題、複雜程度及進展情况均不一樣,治療師需保持耐性。」具言語治療師及聽力學家資格的 Polly 提醒,有意入行或轉職者考慮入行與否,不應與薪酬待遇掛鈎,需考慮工作性質是否適合自己。

400 小時實習 活學活用

上述課程參照國際公認的美國言語、語言及聽力學會 (ASHA) 標準設計,並按教學環境及本港需要加入額外的訓練元素,內容涵蓋語言知識、特殊教育、溝通障礙、學習障礙、相關評估與治療技巧等範疇。

擔任課程臨牀實習統籌的 Polly 不諱言,課程屬密集式,對不少學員來說甚具挑戰性,課堂講課及導修以外,學員更需完成 400 小時實習,把所學的活學活用。「實習時數方面,約三分二用於兒童服務對象;其餘則用於成年人和長者的服務對象,有助學員能接觸不同類別、年齡層的個案。」

言語治療師 Ken:助有需要兒童融入日常學習、生活

進修之路:美國 UCLA 大學心理學學士學位課程 →教院「教育言語及語言病理學暨學習障礙理學碩士」課程

工作經驗:應用行為治療師 → 保良局幼兒服務轄下早期教育及訓練中心言語治療師

黎健朗 (Ken) 大學畢業後回港,曾在康復中心任職應用行為治療師兩年,為自閉症兒童作行為治療。工作愈做愈投入,他希望學習更多專業技巧,幫助有需要兒童,遂決定離職及重拾書包,進修相關的碩士課程。

透過實習 接觸不同服務對象

他不諱言,兩年的碩士生涯要邊上堂、邊實習,着實不易應付,但能夠有機會在醫院、社區復康網絡、非政府機構等實習,接觸不同的服務對象,如幼兒、青少年、成年人、長者,有助提升學習興趣。「為小朋友服務的互動過程中,看着他們溝通動機的提升,語言發展和社交能力的進步,箇中有很大的滿足感。」

畢業後,他加入曾實習的早期教育及訓練中心任職言語治療師,至今約一年。該中心主要是為 0 至 6 歲有發展障礙的兒童提供服務,他的工作包括:負責個別或小組訓練、處理家長諮詢、職員培訓、籌辦講座等。

與服務對象、家長、團隊 講求溝通技巧、合作

他分享,曾有一名 6 歲女童被評估為中度發音障礙,說話清晰度較低,同時患自閉症。「女童父母是雙職的,平日由傭人接送,某次其母陪同到中心,向我表示十分擔心女兒詞不達意的情况,後來更哭起來。」

當時 Ken 畢業不久,處理家長情緒的經驗不多,但他在修讀碩士課程時學習到輔導過程首重同理心,因此嘗試先跟家長了解背景和分析問題,如語言環境問題、自閉症關係等,然後才給予適當的建議。「我跟女童母親建議除了要加強發音練習外,也希望父母能配合,多抽時間跟女兒溝通,其後每次訓練,其母也請假陪同到來。一年後,女童的發音進步了不少,大家都感到高興。」

Ken 表示,跟服務對象溝通時,會按其語言能力,作相關的語言輸入,如其語言表達能力只是3詞句子的階段 (如「我要餅」) 的話,便要避免使用較長的句子,因他們未必理解。他以語言發展遲緩的兒童為例,「一般只要透過合適的治療、相應的訓練,再配合家長的協助,均有助改善語言能力,對日後融入及適應日常學習和生活不無幫助。」

對工作經驗尚淺的Ken而言,現時的工作挑戰包括跟治療師團隊 (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教育心理學家及特殊幼兒工作員等) 合作、面對家長,以及評估小朋友的學習能力等,這些既需累積經驗、溝通技巧,亦要透過學習,強化專業知識與技能,故他計劃進修其他課程,如口肌訓練,以便在兒童範疇方面繼續發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