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6年3月11日

優秀、新秀社工以「過來人」經歷助人

推廣生死教育 助戒毒者重回生活

「第25屆優秀社工選舉」 (由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主辦、《JUMP》協辦) 其中兩位分別獲頒「優秀社工」及「新秀社工」獎項的梁梓敦及許曼瑩,憑着「愛與關懷」的心與無數受助者同行,以「過來人」身分鼓勵他們重新振作。從事社工專業不僅施惠於受助者,從中亦有助個人成長,並堅定其履行「助人自助」的信念。

文:麥懷欣、王安娜 圖:受訪者提供

優秀社工梁梓敦:從死看生 積極活在當下

“面對死亡,不單是病人本身,其身邊的家屬、親友也感到苦痛。你想安慰對方:『節哀順變!』卻變成好心做壞事,反為喪親者造成壓力。作為『過來人』,我感同身受,陪伴和聆聽喪親者會更為合適,能讓對方感受到並非單獨一人面對。”──「優秀社工」得主 Arnold

梁梓敦 Arnold's Profile:

學歷及專業資格:城大社會工作本科課程→美國大學「社會工作碩士」課程→中大「宗教研究文學碩士」課程,持美國死亡教育及輔導學會認可的死亡學家資格

工作經驗:聖公會聖匠堂長者地區中心「護慰天使」服務計劃社會工作員 (隊長)→安寧服務部高級服務經理

輔導喪親個案 先了解個人情緒、局限

Arnold 已從事臨終關懷及哀傷輔導服務 8 年多,至今惠及近 700 個有需要家庭。當年他於美國學成歸來後,在機緣巧合下,加入了「護慰天使」服務計劃。

20 多歲便「膽粗粗」從事此服務,有信心做好嗎?他不諱言,接受社工學士、碩士培訓,沒有涉獵有關課題,加上當時沒有相關經歷,感覺與死亡很遙遠,工作初期難免會感到緊張,也會說錯話,惟有靠閱讀參考書,以及修讀一些短期課程。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面對受助者的悲傷遭遇,Arnold 當然會感到難過,甚至流淚,然而他明白到,從事社工專業,要先學會了解和處理自己的情緒,也要接受自己的局限。每個個案的悲傷歷程也不盡相同,一般由數個月至 2、3 年不等,他表示在輔導初期,要協助喪親者接受事實殊非容易,過程中難免會令社工或輔導人員感到泄氣、灰心,故輔導人員要先學懂接納自己的無助感,必須要自我察覺,適時調整個人情緒。

成過來人 深明不宜過度介入

就在他工作的第 3 年,媽媽因癌症過身,「當時我方寸大亂,邀請了義工陪伴,我選擇勇敢面對傷痛,過程無疑非常辛苦,但長期鬱悶只會令自己更痛苦。猶幸工作經歷、過往所學、宗教信仰等有助我及早走出悲傷的陰霾。」自身體會到喪親者所面對的悲傷是什麼,有助他了解受助者的心情及需要,不宜過度介入,要讓對方有空間抒發負面情緒,做好陪伴者、聆聽者的角色。

推廣生死教育 正面面向死亡

他近年積極循不同途徑及方式推廣生死教育,包括義工訓練、舉辦講座、帶參加者到墳場參觀;與記者、電台監製合作籌劃出版書籍;以及舉辦大型的生死教育活動「死亡節 (DEAtHFEST)」,與藝術家、專業人士及相關服務機構合作,當中滲入大量的藝術及設計元素,以吸引年輕人認識有關議題。

「有生必有死,死亡無處不在,可突如其來,故人人都要認識死亡,並應從小教育,方能做好預備,積極活好當下。」他期望讓每一個人都能以正面的態度面對死亡,並以建立生死教育研究中心為長遠目標。

新秀社工許曼瑩:由朋輩輔導員至社工 助人戒毒不孤單

“很多吸毒人士都想戒毒,但過程不容易,當中涉及家庭、朋輩、情緒等原因,不少個案會再接觸毒品……有時我都會很氣餒,但明白人總有高低起跌,會用不同的方法幫助他們,更希望社會對他們有更多的體諒。”──「新秀社工」得主 Jojo

許曼瑩 Jojo's Profile:

學  歷:中二→毅進課程→副學士先修→社會工作副學士

工作經驗:朋輩輔導員→現為香港明愛生命學堂社會工作助理 (至今約 2 年半)

從流連街頭到朋輩輔導

中二輟學的 Jojo,相隔 13 年,由毅進至副學士 4 年多重拾書本的日子,終成為今日的註冊社工,一切得來不易。年幼時無心向學,與家人關係差,終日與朋輩流連街頭,更曾接觸毒品。後來在社工鼓勵下,她放下從前的生活,被邀請任職朋輩輔導員,沒想到一做便 3 年。

正當她打算合約期滿後,正式申請工作,卻因學歷低而被拒。「當時我才知道很多工作要求有中五學歷,而我卻連中三學歷都沒有……」她遂萌生進修的念頭,初時只以讀到中五程度為目標,沒想到愈讀愈有興趣,於是繼續拾級而上。

她不諱言,多年沒接觸英文,每一關都困難重重,幸得當時社工的協助。「我跟自己說,既然決定了要讀書,便一定要做到,不能不合格。」

過往經歷 決心助戒毒年輕人

完成毅進課程後,她決心繼續進修,成為註冊社工。副學士課程除了學習理論外,亦有助訓練批判性思考。「跟服務對象溝通,社工會運用不同的技巧,而且要有同理心、專注聆聽等。」

她現時的服務對象主要是吸毒人士,希望以過往的自身經歷幫助他們。「我曾接觸毒品,但毒癮不深。當年身邊有朋友吸毒,親眼見過毒品對人的禍害,有坐監的、有精神問題的、也有花光了金錢……現在我有機會支援有關人士。」

她分享,曾認識一名剛戒毒的少女,某天少女的朋友因吸毒而跳樓身亡,「她很難過、傷心,我開解她,跟她一起探望死者家人,經歷整個過程,少女很感激我陪伴左右。」在 Jojo 鼓勵下,少女重新面對自己,學習化妝一技傍身。

她視以前幫助她的社工為榜樣,並以帶領濫藥年輕人重回正軌為使命,「過來人」的身分也有助Jojo 跟他們一起面對困難,令他們不感孤單。她很喜歡現時的工作,然而年資尚淺,故也希望嘗試其他社工範疇,如學校社工、精神病康復者,有助個人成長。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