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5年11月6日

戒賭輔導員

認識賭博心理 助求助者走出困境

有人以為賭可以令人一夜致富,但其實賭可以令人頃刻一無所有。不少賭博沉溺者不能自拔,甚至他們的家人、朋友也因着他們的賭博行為而受到精神困擾。要為賭徒及其家人提供恰當的協助,除了有戒賭輔導員外,從事相關工作的人士,如社工、醫護人員、教師等也可以透過進修加深了解賭徒的內心世界及掌握戒賭輔導的竅門。

文:Amy Ng 圖:受訪者提供、資料圖片

面對沉迷賭博的人,十居其九其親人都無法幫助他們從賭海中拯救出來,有時候甚至連家人及身邊的至親至愛也被拖累。作為戒賭輔導員要怎樣做才可以與賭徒建立互信,繼而協助他們戒賭?

認識借貸手法 助處理債務

香港明愛展晴中心督導主任鄧耀祖不諱言,戒賭輔導員的工作特點之一,是先要協助求助者處理債務,之後才會進一步幫助他們解決沉迷賭博的問題。他表示,他服務的機構有不少求助者是出於債務纏身,到了無法處理的地步才向他們尋求協助。

「一般求助的賭徒及其家人對大耳窿追數都會感到恐慌,也害怕生命受到威脅而產生情緒困擾,因此負責處理個案的戒賭輔導員,都需要清楚了解銀行、財務公司處理債務的方法、程序,同時也要知道大耳窿收數的慣常手法,這樣才懂得如何安撫及協助求助者走出困境,及為求助者提供適切的幫助。」

了解男女賭徒世界 增戒賭成效

鄧耀祖強調,戒賭輔導員必須了解賭徒的內心世界及想法,才能幫助他們走出困境。「男女賭徒各有不同的特質,不少男性賭徒常存有一些非理性思想,諸如『有賭未為輸』、『唔賭唔知時運到』,有些則當馬會是銀行,認為日後會連本帶利回本。」

鄧耀祖指出,男性賭徒的性格一般比較喜歡鑽研、分析數據,他們認為透過分析數據會有助提高賭博勝算,因此較多屬於思考型。戒賭輔導員可針對他們的特質,透過說話技巧啟發他們明白到賭博並非想像中合乎經濟原則。

「例如可以問他們『賭咗咁耐,可以攞到幾多錢出嚟?』、『會不會有入無出?』像談生意般與他們溝通,又可以跟他們計數,例如買 100 元六合彩,其中已扣取 6 元馬會行政費、25 元獎券收益徵稅、15 元獎券基金等,所剩無幾。這樣一步一步引導他們思考自己的賭博行為是否值得。」

至於女性賭徒,有些中年婦女因踏入「空巢期」,由於過去一直專注照顧家庭及子女,到子女長大成人或婚後搬離居所,部分婦女變得失去自我價值,或婚姻、人際關係出現問題而寄情於賭博,久而久之便會沉迷。面對女賭徒,戒賭輔導員可花多點時間聆聽她們的情感抒發,再逐漸引導她們。

調節心態 突破輔導障礙

鄧耀祖指出,戒賭者來自五湖四海,任何背景、階層的人士都有。「過去到中心接受戒賭的人士有大學講師、區議員,也有黑社會背景或是從事收數活動的人,因此對於戒賭輔導員來說,平日多留意身邊事情,例如在茶餐廳、街市,都可以聆聽及了解各階層圈子的話題、行業習性,這對輔導工作很有幫助。」

他又提到,對戒賭輔導員另一挑戰是價值觀的衝擊。「不少曾接受過社工訓練的專業人士都會受到價值觀的衝擊,因不少賭徒為了獲得金錢及解決賭債問題,都會無所不用其極,甚至會使用壓榨方法來威迫家人清還賭債。這些都會衝擊到輔導員的價值觀。」

戒賭輔導員除了要輔導賭徒外,鄧耀祖補充,也會為其家人提供輔導及支援服務。

「在輔導過程,我們會觀察對方的戒賭態度,因有的只是想逃避債項,有的則是為敷衍家人,若發覺他們本意並非決心戒賭,我們會提醒其家人應先保護自己。不少接受過輔導的家人亦較從前『硬淨』,不輕易被欠債的親人所欺壓而影響了生活。」

了解賭博方法、工具 賭場觀察賭博行為

香港明愛展晴中心定期開辦「註冊戒賭輔導員訓練課程」,目的是培訓相關專業人員協助治療賭徒。「課程內容會有一日訓練營,可讓學員參觀澳門的戒賭中心外,亦會讓他們親身到澳門賭場,入內觀察賭博者的行為,還會安排他們到荷官訓練中心學習賭博,讓他們加深了解賭博工具及術語,這樣有助他們的戒賭輔導工作。過去報讀課程的學員有從事精神科護士、教會牧者、教師及社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