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20年3月30日

【疫境時刻】免孩子擾課堂 天台搭篷遙距教學 在家難陪子女玩 教師嘆矛盾

【明報專訊】「陪我玩!」孩子天真的一句話,對在家工作的家長卻是無比沉重。育有3名子女的中學教師Jojo即使在家工作,卻無法與子女共敘天倫,只能把子女交予外傭照顧,獨自到天台搭建臨時帳篷作Zoom直播教學,避免孩子打擾教學。同一屋簷下,子女和自己的距離卻這麼近、那麼遠。

Jojo與丈夫育有3名子女,分別是小一的6歲大女澄澄、幼稚園K2的4歲二女靜靜及5個月大的幼子淳淳,連同夫婦和兩名外傭,一家七口居於約500平方呎的兩房單位。自2月起面對教育界史上最長停課,身為中學通識科教師的Jojo也不免在家工作,拍片上載到內聯網予學生學習,但從事設計的丈夫經常不在家,孩子同樣停課留在家中,照顧3子女的責任落在Jojo和外傭身上。

待孩子入睡始拍片 「辛苦過返學」

「各位同學早晨。」背景往往傳來「哈囉」、「喂」的聲音。「在小朋友眼中,你在家即是放假,一時間理解不到其實我還在返工。」孩子未能理解媽媽的工作,同時對鏡頭有無限的好奇心,千方百計想擠進影片中,Jojo為求拍攝順利,只好早上備課,待孩子們晚上入睡才拍攝影片,往往拍攝至凌晨3時許,翌日7時再起牀備課和照顧孩子,日復日,睡眠不斷減少,「仲辛苦過返學」。

睡房直播遭打斷 女兒交外傭照料

校方於3月中決定改用Zoom直播教學,課時與平日課堂相若。以為擺脫了深夜拍攝,但Jojo躲進睡房內首次利用Zoom直播教學時,二女靜靜卻打開房門走到她身旁。「陪我玩!」靜靜對Jojo說着,並帶着一本故事書嚷着要媽媽伴讀。Jojo未有為意女兒的用意,一心只想好好完成教學,便把她交予外傭照顧,課堂未有受太大影響,但當兩姊妹的聲音傳入房內,思念卻湧上心頭。

鎖門聞女兒笑聲 「心總囉囉攣」

「最初我以為自己要學識鎖門,但當聽到她同姊姊在出面爭玩具同笑,心入面總是『囉囉攣』,好想出去看看她們」。課,還是要上的。Jojo只好「揮劍斬斷思念」,移師到天台搭建的臨時帳篷,並添置路由器繼續Zoom教學。

「他們最初以為我出街返工,但慢慢就知道我只是去了天台。」沒有了孩子的聲音,總算能專心教學。但帳篷不是構建物,每次使用均要自行打開,亦無法阻擋風雨,路由器又時因天氣炎熱導致失靈。天公不作美,Jojo只能返回房間內,鎖起房門繼續課堂。「媽咪去咗邊?」孩子的笑聲、拍門聲,假裝聽不到,淚卻在心裏流。

「在家工作最大的矛盾,是你明明在屋企,但陪不到子女,兼顧兩邊最終會變成兩邊都做不好,一定要取捨,到底怎做才最好,我一直摸索中。」孩子與工作如何兼顧,也許是Jojo終生學習的課題。

明報記者 黃煒堯

(抗疫新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