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20年3月27日

多元文化教學助理
同聲同氣支援非華語學童 克服學習困難

香港是一個多元文化的社會,社區中有不同國籍、宗教背景的少數族裔,當中包括不少在本港成長的少數族裔兒童,其母語並非廣東話,在缺乏日常語境訓練下,他們在港升學、就業和發展是否注定「輸在起跑線」?其中多元文化教學助理如何支援非華語 (Non-Chinese Speaking,下稱 NCS) 學童,協助他們打好中文基礎,以銜接小學階段?

文:夏穎欣 圖:香港教育大學、受訪者提供

近年,政府加強對少數族裔社群的支援,如為鼓勵更多幼稚園錄取 NCS 學童,由 2019/20 學年起,教育局為參加幼稚園教育計劃的幼稚園,按錄取的非華語學童人數,分 5 個層階提供資助,包括購買教材、聘請額外教師和教學人員,如「多元文化教學助理」等等,以加強支援 NCS 學童。

多元文化教學助理 言行身教助NCS學童

香港教育大學 (下稱「教大」)「幼兒教育文憑 (支援非華語兒童的教學)」課程統籌主任 (幼兒教育學系講師 I ) 林沛晴博士表示,在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聯同多間學校及非牟利機構合作推行為期5年的「賽馬會友趣學中文」計劃中,教大負責培育新一代的教學助理,協助和支援非華語幼兒的學習。「計劃主要為 NCS 學童營造一個具文化回應、愉快和有意義的教學環境,同時幫助 NCS 學童打好中文基礎,順利銜接小學的課程。」

許多 NCS 學童的家長皆不諳廣東話,英文水平亦未必足夠,校方跟家長溝通時,往往會出現「雞同鴨講」的情况,使教師跟家長難以交流,亦無法討論學童的學習進度。然而,如有一個熟悉他們語言的多元文化教學助理,就可以成為學校和家長之間的溝通橋樑,促進家校交流和聯繫。

促進家校聯繫 照顧學習差異

林博士說,教學助理的言行身教對 NCS 學童有很大的感染力。舉例:當教學助理經常講「唔該」、「多謝」、「請」等等字眼,NCS 學童多聽後會懂得運用。「能夠學懂一口流利的中文,相信有助 NCS 學童增強學習的信心,還可以讓他們協助照顧其他有學習差異的 NCS 學童!」

尊重不同文化背景 提升學習動機

林博士說, NCS 學童的學業成績一般較本地學童遜色,尤其是中文科,「如學童在家中無需使用中文,便會缺乏語境訓練和實用性;還有學童聽不懂老師的說話或認字有困難,會令他們追不上課堂進度。」

她補充,在文化差異下,教學內容要引起他們的共鳴,才能提升學習興趣,否則將來升小後,跟本地學童的成績差距會拉闊。

具備創意及擅於溝通 支援教與學需要

多元文化教學助理可擔任哪些職務?他們負責支援老師教學和 NCS 學童學習,如協助老師製作跟少數族裔文化、節日有關的教學素材、活動,以及協助發展教學法等。教大的「幼兒教育文憑 (支援非華語兒童的教學)」課程至今已開辦第三屆,報讀學員以 DSE 畢業生為主,當中不只有少數族裔的學員,亦有懂少數民族語言的華語學員。

幼教文憑 20 天駐校體驗及 6 星期實習

課程內容包括幼兒的發展進程、NCS 學童的社交和情緒支援、文化回應和幼兒教育專用中文等等。另外,亦設有工作坊介紹不同的教學用具,還會帶領學員去不同國家的幼稚園參觀,以學習尊重不同文化。

林博士指,課程更提供長達 20 天的駐校體驗及 6 星期的幼教機構實習,讓學員置身真實的工作環境,實踐所學的知識和技巧,對日後工作有更深入的了解。學員修畢課程後可在幼稚園擔任教學助理,亦可以繼續進修「幼兒教育高級文憑」課程,以幼稚園教師為目標。幼兒教育文憑課程更設有獎學金,成績優異的畢業生,更有機會免學費升讀高級文憑課程。

巴基斯坦裔學生:苦學中文感困難

正在就讀的 Khan Iqra 和畢業生 Sabah Sajjad 均是香港出生的巴基斯坦裔女生,其母語是烏爾都語。回想初時,也曾經歷過一段苦學中文的日子。

Sabah 分享她以前讀幼稚園時,聽不懂老師說什麼,使學習倍感困難,因此她希望可以成為老師,幫助 NCS 學童面對難題。Khan 亦分享:「多得學校老師鼓勵我多看電視、戲劇,透過讀報紙認生字,令我獲益良多。」

裝備教育理論及實習經驗 積極向教師夢進發

Khan 跟 Sabah 有着相同理念:「看着小朋友快樂讀書、成長是一件美好的事,希望可以在學習路上幫助他們。」她對課程中的兒童成長和教學元素等課題特別感興趣,想認識更多關於教育的理論。她的目標是進修幼兒教育,拾級而上,成為大學講師。

二人均認為,實習有助累積教學經驗,她們會先嘗試用圖片、中文、英文等跟NCS學童溝通,最後才會「動用」母語;她們亦會設計不同遊戲融入教學、跟學童個別傾談等等。「作為教學助理要有熱誠,否則學童會感受得到,難以投入課堂。」Sabah 曾在實習期完結時,收到學童自製的心意卡,更貼上相片,讓她倍覺溫暖。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