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20年1月3日

履歷fact check 偵破謊言 免請錯人

【明報專訊】今時今日,凡事皆需fact check(查證事實),以杜絕虛假資訊。職場上,fact check亦是例行公事。履歷表上的學歷、就業紀錄、專業牌照,是否屬實?犯罪、破產、洗黑錢等有否隱瞞?根據跨國背景審查公司的報告指出,近幾年來,香港求職者學歷不實的情况比亞太區其他地方嚴重。僱主要確保求職者符合入職資格,並保障所有人在招聘中得到公平一致的待遇,招聘前的背景審查必不可少。

港學歷不實達20.8% 較亞太區嚴重

背景審查範圍十分廣泛,學歷、就業紀錄、專業牌照、信貸報告、刑事紀錄,都屬於查核範圍。這門專業在北美地區尤其發達,來到亞太區,相關需求亦愈來愈大。跨國背景審查公司HireRight在去年10月發表的《2019年亞太區招聘篩選基準報告》指出,與2017年相比,亞太區僱主在2018年查核學歷的比例為78%,增加13個百分點,工作履歷和犯罪紀錄的查核亦相當常見,分別達到86%及59%。超過六成受訪者表示,成功審查找出本來忽略了的問題,避免有人蒙混過關。

值得留意的是,雖然香港求職者資料有誤的比率,1年間由21.4%降至17%,與亞太區整體相若。但香港求職者學歷不實的情况卻特別嚴重,相比亞太區的9.4%,香港數字高達20.8%(2017年為25.8%)。報告猜測,現象可能是由香港社會強調教育成就所造成。

假大學一條龍造假 專人應付查詢

「早年很多假證書出售,淘寶、內地街邊都有,後來很多被偵破了,假大學資訊亦一目了然,所以(學歷不實的)命中率減少,但整體數字亦不算低。以前容易用肉眼看穿假證書,近年偽造質素都高了。」具多年背景審查經驗的依依人力資源有限公司營運總監馬盛邦說。假大學、假證書、訛稱畢業,都屬於學歷失實。近年一些假大學甚至有專人應付查詢,為證書買家作證,更設立大學網站,猶如「一條龍造假」,「不過審查公司有假大學名單,通常簡單查查就知道」。

虛報職銜 延在職日期瞞空白期

馬盛邦引述其公司資料指,香港求職者學歷不實與就業紀錄不實情况相若。後者以職銜及在職日期失實為主:「不少個案是寫高了一級職銜。另外,為免找不到工作,延長在職日期以掩飾空白期,亦相當常見。」他憶述曾查核一名申請銷售總監職位的求職者,自稱曾於電訊公司任職銷售總監,經查核後發現原來該求職者只是擔當銷售員,更虛報連續3份舊職的職銜。而虛報資料獲得利益屬刑事罪行。

別以為造假的求職者大多以大企業的高薪厚職為目標,馬盛邦指,中小企收到失實求職的資料比率反較高,「求職者會認為中小企不會找專業公司做背景審查,自己HR也未必會做。反而申請銀行、金融機構和跨國企業職位時,(他們)已知道這些行業會做背景審查,所以不敢誇大」。他以零售業為例,曾有客戶稱大概每3名求職者,便有1人的在職日期失實,弄虛作假的情况相當嚴重。

致電前僱主 八成資料可核對

然而,背景審查公司只要致電求職者舊僱主核對資料,謊言便無所遁形,「但有些公司易了手、重整架構、銷毁了舊資料,或不主動回覆,就較難追溯。整體而言,背景審查約有八成資料可核對,資料約5至7天便可到手」。馬盛邦又指,與求職者的前僱主接洽時,亦會按個案需求,查核求職者有否犯下有違道德的不當行為,例如盜竊或誇大酬酢開支:「有些牽涉犯罪紀錄,但有時公司未必控告他,只是解僱作罷,始終控告也需要成本。」求職者的工作表現也可屬查核的範圍,「例如遲到早退,或做事表現,這方面不算太嚴重,也未必可列為失實。僱主未必會因而不聘請他,但有可能會考慮提供training」。

他強調,求職者毋須視背景審查為洪水猛獸,清晰的查核,反而確保公平競爭,讓工作不會落入虛報資料的人手上。對僱主而言,報告亦提供多一個參考,以便在數輪面試和評測之外,進一步了解求職者,好好審視人選。反而如果開始時已請錯人,即使企業日後投放再多的資源在訓練上,也是浪費。他指出,近年不少行業的審查標準提高了許多,例如銀行業會加強查核員工有否洗黑錢,可見整體企業的風險管理意識提高,加上現今人才流動、競爭國際化,背景審查更為重要。

文:宋霖鈴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