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9年10月29日

水墨畫家黃琮瑜 結合電腦科技 創作數碼水墨

【明報專訊】微妙地使用水和毛筆,是中國山水畫的精髓,但若水墨畫由水、墨和電腦數碼結合來做,會是什麼樣的畫?會否強光飛閃、像電玩一樣?

黃琮瑜是香港首位開創數碼水墨的藝術家,14年來揣摩模擬水墨滲染效果的系統及三維方式處理山石造境的系統等,他說香港有許多藝術家嘗試新水墨新媒體,他只是「新水墨時空」裏其中一員,21世紀的香港水墨畫其實非常精彩。

數碼水墨是什麼東西呢?事實上,黃琮瑜的水墨跟數碼結合,是一種平靜而「滲入」的感覺,明明數碼科技已在畫中,卻仍感到看的是毛筆吸了水墨、在紙上創作的水墨畫。

黃琮瑜本身念電腦出身,大學畢業後沒有像他的同窗投身IT界,相反,他去了藝術界,14年來馬不停蹄嘗試新水墨媒體。2005年他開始第一個數碼水墨作品,有人就把他稱作香港數碼水墨媒體之父,他帶着腼腆的笑容說:「那太恭維了,雖然坦白說,我確是香港首個把水墨和電腦科技結合的人。」

小時愛思考人生 大二始習畫

初開始時,他主要編寫程式,結合到畫裏,但近年他也採用硬件,因為他考慮到買他作品的人若畫壞了拿回來怎辦:「新方法是做多一個後備硬件,例如2019年新作《人間火4》背後有電腦硬件控制LED燈,我就多做了一組後備硬件,但沒有再多一個後備的了。只此一組而已!」他雖是70後,又是大學設計系講師,兼是兩個孩子的父親,但仍然給人一份青澀文青的感覺,而平時他也真的是個埋頭埋腦寫作和創作的文青,寫過兩本小說,一本叫《也許》,另一本叫《羅亞經》,還得過獎。「是的,除了愛行山,近年我所有時間都給了孩子和創作。」

他小時候很文靜,母親說每次帶他上街,他也總是坐在一角。他坐在一角,老是在想東西,想人生的意義,想生與死的問題。中學時雖然愛畫漫畫卡通,卻一直沒有習畫。習畫是大學二年班才開始的事,畫畫遲起步,但無阻他成為香港數碼水墨之父。「 因為多思考,我有信息在畫中表達,這10多年一路走來,我的數碼水墨走着人文的方向。」

細看水墨繪畫如何融合數碼科技,其實相當好玩,難怪琮瑜的作品有人買來欣賞也有博物館買來收藏。香港會展剛舉行完畢的「水墨藝博」(Ink Asia),琮瑜展出了《人間火4》,一幅差不多一個人高的高山流水,山上有樹和石階,因為山很高石階看來像天梯,再細看山山水水間,卻建了一些現代甚或帶點外星基地味道的樓房,正中那座摩天高樓更閃着紅紅黃黃的淡光。

又有光,又會閃,每次看總帶點變化,是否更有動感和活力?「這也對的,但我的創作靈感來自——現在維港兩岸的大廈外牆,掛着大大個的芒(屏幕)。」

為不同水墨滲透效果 寫近百程式

這樣看來數碼水墨並不複雜啊!其實不然。因為他為每個作品編寫的系統都是一場新嘗試,好像《相生陣》裝置藝術,結合了數碼媒體、水墨畫及木工藝等,10件東西圍成一圓圈的裝置作品,好玩是當中木架上放着一卷白紙,如荊軻刺秦王般拉開卷軸,窮圖之前都是連綿不斷的投影山水畫,由無變有。「《相生陣》中,我想表達的信息是二元的轉移,同一樣的東西,有二元差異,好像木板和櫈仔、平面和立方,一個上有塗鴉,一個沒有,物象呈不同狀態地存在。」

要數他最令人感到數碼水墨與觀者的互動的作品,2007年創作的《靈水》是其中之一。一張大的水墨長卷,觀眾可以摸,摸了就有水墨滲染效果,琮瑜說:「我想表現中國藝術的天人合一,用手去摸就有墨滲出來。」這看似好玩,實質他研究多時,一滴墨怎樣能在電腦畫卷上做到自然化開,似水墨寫在紙上……為了令數碼水墨有漸進及蒸發等不同滲透效果,他寫了近百個程式。

問他怎樣掌握科技結合到水墨創作的秘訣?他的答案是:「不是秘訣,我也不知道,是難度!數碼水墨媒體作品的難度,就是電腦這東西本是硬邦邦的,你要透過它講有人味的東西,就好像拿着一條鐵鏈,舞動起來如絲巾般輕柔。就算用數碼媒體表達一個意念,我也抗拒機械的感覺,我想把人文精神走出來,在作品中探索數碼水墨新嘗試,而不只是電光火石的激情。」

這位愛嘗試的藝術家,幾乎比誰都遲開始習畫,剛開始學國畫時,初時又很傳統和抗拒科技,他說:「大學時,我在中大念計算機科學系,我和山水畫結緣,是因為我很愛行山,就去大學選修藝術課程,習素描及水墨畫。」他愛山,多年以來他仍記得有次登上鳳凰山,站在山峰上的快樂和成功感。

國畫老師提議 踏上兩溝之路

「那時習水墨畫,開始時我是畫竹,總是一捋又一捋地畫,也感到悶,學期尾終於畫石了,之後就練習畫山,愈畫我愈能控制支筆,得心應手。對山水畫的熱愛就來了。」初期他畫畫很純粹,以為藝術創作最多就是題材的變化,而改變他的的契機是遇上畫家王無邪。「老師說,你有IT人背景,不如試下把水墨和電腦科技結合,兩溝吧!」

今天王無邪老師的話,言猶在耳。「中國畫的本質,是堅持使用毛筆和水墨,在吸水的紙上創作,用單線畫出各種元素、虛空。畫家的選取題材,來源於自然。雖然並不明顯,但畫家對自然的態度卻是很重要的,這種態度使中國畫發展出獨特的畫類,是別的文化沒有的。」

小小香港,其實水墨藝術發展多姿多采,琮瑜說見過很多新嘗試,包括水墨結合染畫、水墨結合剪紙及多媒體。「當代香港的水墨,是一個很大的世界。」

■給香港的話

「一直驅動我勤懇不息地創作的,是對真、善、美的追求。我想,驅動香港繼續開拓前行的,也應該是這份對真、善、美的追求。」

■Profile

黃琮瑜

70後,水墨畫家、新媒體藝術家、香港首位數碼水墨藝術家。香港中文大學計算機科學系畢業,獲獎學金赴英完成數碼藝術碩士,現於香港理工大學多媒體設計課程擔任講師。大學時開始選修藝術課程習國畫,後遇上畫家王無邪,在他的鼓勵下,嘗試數碼結合水墨創作的可能,因熱愛中國水墨,不斷探索水墨新媒體至今14年,發展出水墨畫有關的數碼程式編寫及多媒體系統。作品逾40件,香港藝術館及香港大學美術館均有收藏。

文:朱一心

編輯:廖偉龍

電郵: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