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9年10月28日

廉署前首席調查主任 「神探」務農養蟲救地球

【明報專訊】參觀曹渭仁(曹sir)在元朗牛潭尾的農場,他鉅細無遺地介紹農場的一草一木一尾魚,是如何種出來、養起來。

曾在廉政公署工作37年的他,過去統籌調查毛玉萍案、公營房屋短樁案及陳裘大涉嫌受賄案等,退休前位至首席調查主任。他不諱言,人生上半場揸筆,下半場揸鋤頭,過的完全是退休前沒計劃過的生活,而且下半場較上半場還要忙碌。

從調查案件的「神探」變身農夫,大家都好奇曹渭仁退休後為何會選擇經營農場?

懷疑「土地永續」概念 耕田試真假

「這是亂打亂撞得來的結果!退休前完全沒有想過這計劃,搞到現在比退休前更忙。」曹sir說,他原本計劃當品酒師,並取得品酒證書,即使現在那麼忙,每星期他仍抽兩三晚教wine tasting。「我本身好飲好食嘛。當時(退休前)品酒是一個潮流,教品酒也可給我一點口袋錢。每個月的收入又夠我買酒,有什麼好得過別人交學費請我飲酒?而我又可接觸到一班年輕學生,這是最大得着。」既然品酒已經可以讓他逍遙享受退休生活,為何又自尋煩惱去耕田?

「其實經營農場的初心是……我原本對有機耕種可改善生態環境,抱半信半疑態度,雖然許多書本上的知識告訴我,耕種可以令土地永續。現在經營農場6年多,我可以證實這個說法!因為泥土會更肥沃,土地得以永續,我們也更健康!」是好奇,也源於一種求真態度,令他「洗濕個頭」。最開始時他在家中花園種植,然後參加了綠田園的耕種班,再後來更到台灣彰化明道大學的修習農業。

改良「魚菜共生」 減成本更環保

曹sir的農場,大半種植農作物,約四分一位置屬魚場,飼養寶石魚。「農場以『魚菜共生』概念營運。香港大部分以『魚菜共生』概念所種的是水耕菜,但我農場的菜是從泥土種出來的。」曹sir到台灣的大學學習務農,印象最深刻的是「土地永續」的概念。「我的農場有魚池,於是將本是以水耕為本的『魚菜共生』加以改良,用魚池的水去灌溉土壤,這樣更能善用水資源,較環保,也可減低農場的營運成本。」

他在2015年經營本地優質魚場,專門飼養寶石魚。經營本地「優質魚場」需投放大量資源,「要跟漁護署註冊,要驗水質啦!對引入的魚糧也有限制,還有電費、人工等……」成本之高,有數得計,但回報卻不穩定。

訪問當天,他說起魚塘裏有一兩條反肚的魚,「前天晚上,給魚塘供氧的氣泵突然行慢了,第二天,過百條魚便反肚了」。那就不難明白養魚成本,為何較種菜高。不過,他們以前曾經試過將死掉的魚,埋在一棵蕉樹附近,一年多以來,蕉樹似乎長得比往日更豐盛。這也就體現到魚菜共生能減少浪費的好處。

「始終市場上的內地魚太便宜了。而本地優質魚類銷售的渠道亦有限。你在街市有看到賣寶石魚嗎?」本地飼養的優質魚類,一般在較高檔的超級市場出售。現時曹sir農場的作物,主要依靠網上平台銷售。

我們在農場逛了一圈,看到約30至40款不同農作物。曹sir細心介紹,由種植肥料開始,植物的幼苗、品種,到灌水系統、種植需注要事項,如數家珍,其知識之豐富,令人難以想像他是人生下半場才開始務農生涯。聽他談到種植,除了上學,有更多知識是邊自學邊實踐得來。「我的求知慾很強,做每一件事,如煮餸,我都鍾意鑽研。細個屋企開茶餐廳的,所以我識整麵包、煮飯、冲奶茶咖啡。」

中二輟學 半工讀完成兩個碩士

見他知識龐雜,好奇問曹sir以前畢業自哪大學哪個學系?「我讀好少書咋。」記者心想:「你咁謙㗎……」

「我讀到中二無書讀了。」記者聽後有點錯愕。「1968年,那時屋企的茶餐廳結業,67暴動後……我是家中長子,要出來打工。中二之後去讀夜校。1973年中學畢業,1974年加入廉政公署,一做37年。廉署1974年2月成立,我6月入職。由最低級做起,退休時是首席調查主任。」曹sir謙稱,自己的學歷算是「野雞」出身,意指不是從主流正規教育向上。不過,他退休前,以半工讀完成了兩個本地大學碩士,一是香港大學公共行政學碩士(踏入政府部門管理高層的門檻);一是在理工大學的酒店及旅遊業管理碩士!「那時太太話過我:『你想開茶餐廳其實唔使去讀碩士吓嘛?』」他倒是想認識相關行業的朋友。而現時與他經營「養蟲」生意的partner,正是當時的同學。

挑戰新事物 每天「自我完善」

雖則錯愕,卻又忽然明白,曹sir那口若懸河又不囿於框框的知識,從何而來。「以前查案,處理社會上的問題,會遇到困難,壓力也大。尤其是遇到一些公眾敏感的案件。查案是好悶的過程,並非刺激的事。」大家別將電視劇劇情當成現實。「那時的生活圈子,跟現在是兩個世界。以前接觸的是公司高層;現在接觸的是農友、客人。以前我不懂整水喉,現在我要整水喉;以前我不會拗鐵枝,現在要拗鐵枝;現在要識耕田,才能給工友講解……」

兩個世界,哪個較快樂?「兩個世界都開心,視乎你如何看啦。現在的生活令我明白,不用追求很多財富、地方,也可以滿足快樂的。人的基本需要不過三餐一宿,不需要極度豐富的物質生活。所以真正想告訴小朋友,不要浪費,要努力工作,多勞多得。這世界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按部就班的。」

「人生下半場,我現在做的事情是在人生上半場時想也沒想過的、完全不懂的。所以,現在每一天我都面對新挑戰,增長知識。」曹sir自言以前的工作,精神壓力非常大。「現在的壓力主要來自:『我如何去種好一棵菜?如何去養好一條魚?』即我應該如何去做好一件自己鍾意的事,是一種『自我完善』。」他舉例說明,「如以前我唔識孵魚,現在我識替魚接生!以前唔識『養蟲』,但現在懂了。」現在的滿足感來自接觸及學習新事物,更重要的是對社會、朋友帶來益處。

文:蔡琇莹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