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9年4月8日

中層跳槽必答題 為逃避定新挑戰?

【明報專訊】在一家公司打滾十年八載,位至中高層,好不容易抵達職場的舒適圈,卻漸漸覺得無突破,如臨樽頸。前景未必有升遷,轉行又有風險,到底是去是留?這個問題相信困擾不少職場中高層。

「這個階段轉工,要為了渴慕而轉。」職場教練指出,要歸納自己的過去經驗、現在狀態和未來目標,基於核心價值來規劃轉工,切忌為轉而轉。

挑戰極限轉工 不惜減薪

Abby(化名)曾在五星級酒店當公共關係總監長達11年,自言自己的黃金歲月,就是酒店的黃金歲月,上司重用,下屬融洽,工作亦算順遂。磨合多年,工作圈已成舒適圈,職級更升至部門中最高。以往即使不乏工作邀約,都未曾心動過,因為老地方始終是安樂窩。不過她坦言:「只是到了平坦的plateau(平原)階段,突破不多。」

直至一家即將開幕的新酒店,以「傳訊總監」一職向她招手,終於打動Abby。雖然酒店尚未建好,工作量和壓力都比現職多幾倍,工資亦低了一截,Abby卻認為機會難逢,即使要負責買文具、印傳單、聯絡傳媒,凡事一腳踢,仍覺得十分吸引。「作為市場營銷及公關行業的人,我永遠覺得有新事物可學,不想停下,亦想測試自己的極限在哪裏。」於是她決定離開舊公司,放手一博。

要為「渴慕」而轉工

「她(Abby)開了一連串條件,思考自己的渴慕及價值觀,結果找到一份更符合心中渴慕的工作,便冒險而去。」Abby轉工時的考量,呼應了職場教練溫敬農(Leona)的說法。Leona直言:「轉工,要為了渴慕而轉。」

有12年職涯規劃經驗的Leona,見過不少中高層打工仔,當事業發展到一定階段時,就會考量自己應否跳槽。她跟客人見面時,會給一連串問題及思考框架,讓他們細心考量,當中一個問題是重中之重:「你是因為職場上有不稱心的事才轉工?抑或有更喜歡的事要追求?」明燈頓時在這些進退兩難的中高層心中點亮。

不少人在職場上稍不合意,便萌生轉工念頭,理由大抵不出幾個:同事不合、老闆難頂等等。Leona提醒:「切忌因為有不稱心的事,就貿貿然轉工,這很容易變成out of the frying pan into the fire(跳出油鍋又入火坑)。」與其嫌三嫌四,不如嘗試「自己責任自己孭」。

「事業成功者的基本態度,就是make things happen。你願意負責任,還是『乜都賴』?把事情改善,還是只懂指手畫腳?同事衰、老闆衰、行業衰,便覺得非走不可,如果抱持如此態度,思路已不清晰」。

不稱心出走 跳出油鍋入火坑

她又說,要考量應否轉工,先梳理好思路,對作出去留的決定極為重要。她常以career development cycle(事業發展周期)框架來引導思考,當中有四部曲:「認識自己、探索可能、作出抉擇、最後實現計劃。」以此框架來歸納自己的過往成就、當下狀態及未來定位,並確認核心價值觀,才能自訂出一條合適的career path(事業途徑)。

四部曲聽來容易,付諸行動卻殊不簡單。「認識和探索自己,可從技能、興趣、價值觀這三大要素想起,要組織前面兩項不難,最難發掘的,是什麼可令你有commitment(承諾)?事業不會一帆風順,能夠有跌倒後仍奮鬥的心,有賴我們對工作有否commitment,而這建基於我們的價值觀。」要了解自己的核心價值,Leona建議能運用一套「價值觀卡」。這套卡像啤牌,共有52張,代表人的52個價值觀,例如有幫助他人、知識發展、影響大眾、美學修養、追求悠閒等等。選出最珍視的幾張價值觀牌,有助坦誠了解心底最渴慕的事情。

相較追求、喜歡,渴慕到底是什麼?Leona說初入職場者,渴求的也許是人工和待遇;有家室者,或認為工作是為養妻活兒,但Leona表示,人工和待遇可能只是較短暫的渴慕,長遠的渴慕建基於個人價值觀,而且記着我們應為自己而活,「可以問問自己,你這輩子做人為了什麼?」

想像未來 作出最好選擇

掙扎去或留好?Leona亦有親身經歷。2007年,是她在保險公司擔任營運經理的第8年,雖然公司栽培有加,上司下屬都合意,但她仍不時質疑工作意義。思前想後,她發現最享受的不是傾生意,而是面對人和幫助人。例如幫助下屬考試成功、掌握新技能,她總會特別高興。而當時她亦不時找職場教練協助解決難題,自己開始嚮往這工種,「我常想像自己在房間中,懊惱的人帶着難題進來,大家聊完天,他們便懷着把握離去」。

想像未來,是構思選擇前的最後一步。「將來想達成什麼?生活中想增加什麼元素?願意做什麼令自己更有準備?」一番思索後,也許你會發現可維持現狀,也許會想到更好的選擇。Leona指出,把可行的選項整理出來,並實現最實際的那個,「成功的人勇於製造選擇、訂立目標。順利與否固然與運氣有關,亦不可能全無trial and error(嘗試及錯誤),但不冒險便沒這麼多機會。只要從了解自己出發來規劃事業途徑,心中自會更有把握」。

走出舒適圈 價值觀取捨

舒適圈固然令人留戀,往外跳即使符合理想,人到中年卻未必敢灑脫起行。好像Abby與丈夫育有兩名子女,家庭生活已佔據她不少時間,而預視到籌備新酒店肯定會忙得不可開交,在決定走出舒適圈前,她都有不少考慮,「但自己心底始終想試,機會難逢,還是決定去馬」。說到底,做選擇就是價值觀的取捨。又如Leona的例子,「我不捨得(營運經理的)人工,但又好想做coach,當時好驚」。於是她決定申請在公司內部轉職為工作較穩定的項目經理,同時慢慢建立職場教練的業務,待一段時間後才全身而退。

「碰巧公司有大變動,幸好不是吃不消時才去思索下一份工作,我們久不久就應該覆檢自己的事業發展周期,持續訂立和實踐新目標。」無論計劃實行了一小步或一大步,得到反饋後,又可從周期第一步重新反思。周期生生不息,對於準備妥當的人,事業發展亦是如此。

文:宋霖鈴

編輯/蔡曉彤

美術/謝偉豪

電郵/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