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9年3月26日

回絕獵頭公司 「我找到更厲害工作」 「CEO」爸爸棄厚職 換ADHD兒快樂童年

【明報專訊】「阿仔,不如我們去背包遊」,45歲的徐嘉輝帶着患有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ADHD)的10歲兒子,去年暑假在台灣展開一個月背包遊。在工作上擔任高層、為家中大部分收入來源的徐嘉輝,曾對兒子充滿期望,更一度不願正視兒子患有ADHD,但後來決定轉為全職父親,並透過背包遊身教,希望兒子在父親陪伴下開心快樂成長。

徐嘉輝原本在保險公司任職營運總監,為家中三分之二收入來源。他說當時「不是一個好爸爸」,放工回家看到兒子仍未完成功課,只會催促兒子「快點吧」。徐嘉輝和太太擁有碩士學歷,曾對兒子有很大期望,「要讀到書,起碼都大學畢業」。但當知道兒子患病後,他開始反思。

2016年,當時7歲的兒子確診ADHD,徐嘉輝初時不太願意接受,「以為是小朋友頑皮點,不專心」,只讓兒子接受行為治療。但徐嘉輝慢慢發現,兒子學習上的確遇困難,加上自己蒐集ADHD相關資料,終在去年接受事實,讓兒子吃藥控制病情。

「爸爸陪伴成長可以袋一世」

不少家長會為子女買樓、付首期,徐嘉輝亦問自己,「兒子有什麼是可以袋一世?」他發現,「有一個爸爸陪伴下成長、快樂的童年回憶,這一世都無人可以拿走」。徐嘉輝亦相信,男孩子在小學階段開始學做男生,爸爸角色十分重要,故他決定放棄工作,去年轉為全職爸爸,亦感激太太全力支持。

任全職爸爸後,徐嘉輝有更多時間與兒子相處。兒子雖患ADHD,但徐嘉輝認為兒子「不是做不到,而是我們要找些東西誘發他的學習動機」,故去年暑假決定來一場台灣背包遊。徐嘉輝說,以往一家人旅行到目的地後會租車,「舒服點,安排好一切」。但這次選擇背包遊,讓兒子「自己買火車票、找交通工具,住民宿」,過程學會自理,「教他執行李,有清單逐個剔,看齊不齊東西,漏了就沒有,我們不會返轉頭」。爸爸亦可親自身教如何應對突發事或變化。他舉例,其中一天原打算乘坐中午12時的火車,怎料到火車站才知車票早已賣光,需馬上改變行程,「我怎面對這些事,阿仔是看到的,我是發脾氣,還是解決問題?」

背包遊一個月讓子學自理

當家長不會有任何評核、證書或牌照,徐嘉輝說時下的人很多時會以「孩子讀哪間學校、考試幾多分」評定家長。對他而言,快樂的家庭、子女能否健康成長更加重要。徐嘉輝仍記得,當年看着剛出生的兒子,心中只盼他能開開心心。徐嘉輝說,曾有獵頭公司建議他出任一間公司的行政總裁,但當時他心意已決,回答對方說,「我找到一份更厲害的工作,就是做全職爸爸」。

香港家庭教育學院第4屆「CEO家長選舉」,據有能力(Competent)、有效能(Effective)和樂觀(Optimistic)等元素,選出10名為家庭默默付出和不求回報的「CEO家長」,並設5個特別獎(見表)。徐嘉輝是其中一名「CEO家長」,並獲「最有技巧處理親子關係」大獎。

魏文燕是另一名得獎者,她7歲的女兒去年因病不幸失去全部聽力,魏當時情緒崩潰,但當時女兒反而懂得安慰媽媽,讓魏明白要為女兒堅強。等待女兒接受耳蝸植入手術的過程甚漫長,但魏和丈夫共同走過,最終女兒只有左耳手術成功,加上各種訓練,現時已可與人正常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