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9年3月6日

水草造景師 觀天地種水草

【明報專訊】魚兒在精心佈置的草木造景中穿梭,未必懂得享受美景,但缸前的人細心觀賞,卻能感到樂趣。在水草造景師的巧手下,葱綠嫣紅的草坡、險峻的懸崖,都可以盡收水缸,加上魚蝦緩緩游弋,化成一道美麗風景。「這種活的藝術,除了講求美觀,生物、化學和力學知識亦缺一不可。」人在「缸」湖18年,曾奪得日本ADA世界水草造景大賽冠軍的水草造景師鄒維新如是說。

故事可從這兒說起:曾經有幾個香港男子,穿著藍色Polo服嚴陣以待,在水草造景界的奧斯卡「日本ADA世界水草造景大賽」現場震驚了東道主。令其他獨立作賽的造景師愕然的原因,除了是那身整齊的制服,還因為他們的驕人成績——在1142名參賽者中,他們包辦了第1、第3和第8名,成績驕人。「日本人覺得好震撼,香港這麼小,人又不多。除了日本,也甚少地方有如此佳績」,鄒維新(Dave)的造景師拍檔鄺景文(Harry)說。

這是2007年,Dave奪得日本ADA水草造景大賽冠軍,翌年他辭去廣告設計師的正職,由「玩家」變「行家」,全職經營水草店「水木林森」。水草店位於一樓,只一層之隔,便與喧囂的旺角金魚街拉開距離,走進店內,聽見水聲潺潺,涼意撲面,原來因為店中草缸不裝水冷機,只以冷氣機調溫,讓眼前一個個如畫的水草缸,以最佳條件示人。

水草造景是藝術也需技術

駐足觀賞缸中天地,的確讓人清涼透心。本來只養魚的Dave,也是少年時在金魚街閒逛,被隨水搖曳、冒着氧氣泡的水草吸引,自此着迷於建構缸內景色。當時他仍任職廣告設計師,有一定的美感素養,概念、構圖都難不倒他。考功夫的是學習技術和知識,Dave笑言,他自小對生物科感興趣,公開試更拿過A,可說是在起跑線站前了幾步。

但水草造景還是沒有天才波,起初他早晚上網爬文,試這試那,走過了把水缸弄得一塌糊塗的階段。不知不覺間,藝術細胞與技術知識愈來愈合拍。「魚缸是畫紙,手則是畫筆,你用你的能力,如顏料般塗上各項元素」。這麼說來,水草造景是藝術還是技術?Dave會答是前者,而技術則是行為藝術,「修剪水草是一個行為,都可以很藝術」。

藝術變化萬千,水草造景亦然。各種流派中,有花園般的荷蘭風格,繽紛的水草簇擁成叢,日系風則貼近自然景觀,多用沉木和奇石,帶點禪意(另見「水草流派」)。Dave形容自己的風格亦偏向東方流派,講求意境,時有國畫的影子,亦多用中式元素,例如龍鳳、生肖、張家界,都曾化為他的缸中物。

別以為水草造景看來靜態,看Dave的作品就知道,一草一石經過佈置,也可蘊含動感。比起予人安定感的凹形構圖(兩側景物高,中間低)和觀賞面多的凸形構圖(景物集中中央),Dave更喜歡野性、具張力的斜三角佈局。像2007年的冠軍作「蒼狼嶺」,他把通常向上擺放的沉木朝下,呈現張牙舞爪之勢;2010的作品「傲骨」,則罕見地把懸崖式盆景融入造景,枝幹向右下角跌宕,再微微上揚。這正是Dave歷年最滿意之作,靈感來自譚詠麟的同名歌曲,Dave說有「向新地方出發,不怕跌倒」的寓意。

從對着家中唯一的魚缸埋頭苦幹,到半途出家開水草店,Dave的水草確是像苔蘚般蔓延到許多新地方。去年他伙拍Harry,在紅磡嘉里酒店由零開始設計3個大小由1.4米到3.8米的巨缸,每晚都做到半夜,「難在巨缸要穩定水質」;更突破的要數最近在一間米芝蓮餐廳的作品,「在洗手間設缸,都算世上少有」,龍和鳳凰以樹枝的形態,在男女廁的水草缸登場,讓如廁也變得賞心悅目。

遊覽山水吸收靈感

要塑造一個有意境的造景,絕不能貿然「動土」。既然水草造景要有自然之美,在大自然尋幽探秘,最能激發靈感。「我會建議新手多行山。例如在缸中擺放石塊時,應參考水流把大石冲散變小,小石冲散變粉的自然過程。」Dave和其他水草造景愛好者每年都會一同訪日郊遊,ADA比賽頒獎禮那幾天,社交事小,順道遊覽山水事大,他們造訪過奧入瀨的山間溪流、《幽靈公主》取景地屋久島等,讓靈感泉源更洶湧。

有了初步構思,每次落手動土前,Dave必會繪畫草圖,他向記者展示一疊手稿,只見草木的形態在細緻筆觸下,已經躍然紙上,「畫草圖時已經要思考用料、可行性,亦可以邊畫邊調整」,他強調,要避免碰釘,事前規劃非常重要。

先是基本設備要齊全,魚缸、水冷機、製造水流及過濾雜質的濾水器、促進光合作用的二氧化碳管和照明燈,都是造缸必備。設好架步後先放泥沙,再設置木頭和石塊,然後注水,待水質穩定,便可開始種植水草。

種水草,原來要懂分「陰陽」,「陽性水草呈淡綠或紫紅色,因吸收光線多,生長速度快,需要經常修剪,若時間不多又想便於打理,就可選陰草。」陰草多數為深綠色,不需太多光照,常種於木、石的陰暗位。造景師通常會同時搭配陰性及陽性水草,並根據它們生長的高度,分別填滿畫面的低層、中層及上層。

約一個星期後,便輪到工作魚蝦出場。吃青苔的小精靈魚、清理沉積物的大和藻蝦、消滅蝸牛的雞泡仔,都是對付缸中不速之客的好幫手。各項因素環環相扣,互相平衡,才能使草缸中的生物鏈循環不息。

文:宋霖鈴

編輯/陸亮瑋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