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9年1月29日

與火同行推動燒製藝術 黃國忠吹出玻璃銀河

【明報專訊】無論作為藝術或日用品,玻璃從來都是這麼美麗!一縷繚繞的輕煙鎖在「銀河」玻璃珠裏,一片燒焦的玻璃粉熔在金屬或衣服上,燒出黑與黃這些如同來自外星的顏色,還有結合雕塑和鑄造,實在有太多可能性。

香港的玻璃藝術家黃國忠,正在製造令人驚訝的玻璃與火的創作,即將推出中港兩地第一部流動玻璃熔爐,可以推着上街示範燒製玻璃。他與火同行,最迷人的除了是剔透玲瓏變化萬千的玻璃,也是他那份解決問題千錘百煉的火候。

有一種玻璃作品叫銀河玻璃珠,也叫銀河星球,可以小如吊飾,內裏那雲霧繚繞的牛奶路,來自一縷銀色的輕煙。煙不是一溜就消失嗎,怎麼能鎖在玻璃球內?銀河創作理念原來歷史悠久,來自意大利的工藝。環顧黃國忠在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的工作室,除了各種玻璃珠,也有各種形狀吹得標致的玻璃樽,以及雕塑和鑄造、吹製和火工製作的玻璃作品,好像銀河星球旁邊就是日本工藝的通透花辮玻璃珠。工作室還有許多台火槍工作枱,都是他一手一腳設計的。隔壁另一空間,就是他自家設計的香港製造「玻璃熔爐」。

吹玻璃會否也像吹色士風一樣難?玻璃火工工藝是否也如唱大戲般難掌握火候?國忠卻輕鬆笑說:「吹玻璃不用氣的,不難!要學燒製玻璃,初學者大概練習500小時火工,就掌握得好。」

銀河星球其實是這樣煉成的:「這是銀的煙,不用趕急捉着煙,銀的煙是很慢的。意大利人發明了一些很通透的玻璃,也發明了把煙吹進去,用火燒銀,銀會噴煙,走進加熱的玻璃後(要掌握火候,若銀加熱過度,煙就消失),若不停擰這塊玻璃,會在玻璃中產生旋轉煙霧圖案,若把煙一點一點帶進玻璃中,就有一條條的圖案。」

25年探索 自家製熔爐

這玻璃工作室是1993年創立的,走過的是25年探索的路;由沒有熔爐,到如今自家製作第三代爐,零變有,艱澀到成熟,今天要他說玩火的故事,他沒多提開創的艱苦,卻愛說玻璃和火的故事。「最初這種特別通透的玻璃是做高腳杯(酒杯),皇帝用的(約起源自13、14世紀),皇帝為了令高腳杯更奢華,叫工匠把金或銀帶入玻璃,但銀箔燒熔時卻不見了,反而留着氣體在玻璃表面,再包一層玻璃,就可鎖着煙。不過,這樣的玻璃不適合飲用,後來就成為裝飾品。」

他指着牆上一幅看來像鑄鐵的作品,是一件嬰兒衣服,「這是我學生的作品,是她自己嬰孩時穿的BB袍,在衣服上灑上玻璃粉,再用火工做成浮雕的感覺」。牆上另一件吸睛的浮雕作品,記者問起,原來是他的創作,看來像一件出土器皿,小几般大:「是在1毫米厚的銅盤上灑了0.8毫米的玻璃粉,玻璃overburn(大概是燶了),出了這種黑色綠黃色。我也做了一批雕塑,是人形雕塑灑上玻璃粉再燒。」想表達被綑綁的人,他感到人有很多束縛。

廉租工作室予學生 推廣玻璃文化

這玩火高手說,他在玻璃世界做三件事,一是創作玻璃藝術,二是傳承玻璃製作及藝術文化,三是做回收玻璃燒製日用品:「我這工作室也以40元一小時租給學生使用。」這麼多設備每小時只收40元?「不便宜沒人來呀!」他笑呵呵說:「想製造一個學生來喝茶交流練習的天地,這樣才可以推廣玻璃文化。」文化只有日漸積累,不是打造就有。

國忠說他自小比較孤獨,愛做手作和藝術,他熱愛的東西在三四十年前的香港都是「偏門」。他在中學以後,去了學默劇,還成為全職默劇工作者,1988年他成立了「默寄默劇團」,現在他仍是默寄的藝術總監,人家以為他就這樣走下去,他卻開闢另一條路:玻璃藝術。「我想我會終生做下去。」他說。「我自小就愛闖,我在家中排第二,有一姊姊,之下全是弟弟,他們有人做會計,有人炒股票,有次我弟弟跟我說『你怎麼可以這樣生存過活』?」

他迷醉於玻璃的漂亮,1999年開始常到台灣學習玻璃的火工和鑄造,這之前他一直摸索如何擁有自己的小型玻璃熔爐。「在1973年以前,玻璃工藝及日用品全都來自工廠,因為熔爐很大座。直到當年美國開始了玻璃工作室運動(Studio Glass Movement),推出了工作室型熔爐。」那不是在家中也可開展玻璃工作坊?「不可以,說是工作室,但仍然很大座,而且很貴,可能要過百萬港元,電壓也不合香港。」

今夏首推流動玻璃熔爐

他跑去台灣上課請教老師,熔爐如何設計和製作,老師給他的答案像霧又像花。老師說:「要看!」他沒因此放棄,一直是迎難而上,解決問題。他看書找資料,為了製作默劇面具及各種模具,他曾在李惠利工業學院(IVE前身)學習造船工藝,懂得模具製作,2000年初他設計了香港第一部工作室玻璃熔爐。「那時要20萬元才做到,現在不斷改良,幾萬元就可,你在我工作室看到的已是第三代。」憑着這些探索,2006年他為浸會大學設計開展玻璃藝術課程的設備,不要小覷這個課程,原來是中港兩地第一間大學,同時提供玻璃藝術及燒製設備的課程,今年夏天我城將有新的玻璃熔爐大突破:「應是全中國第一個『流動玻璃熔爐』。」會是什麼樣子呢?像機械人R2-D2!「會像一部有輪子的雪櫃吧,用以回應美國現在出現的mobile glass studio,可以把studio推到商場門口,推到學校,現場燒玻璃。這是很好的推動玻璃文化的方法。」流動熔爐不用電,是用gas,打開裏頭會看到什麼?「有1200℃的火,有一個很大的碗,陶瓷製,就是火頭,裝着玻璃燒。熔爐外壁厚4吋,用保溫棉製造,可隔着1800℃的熱度。」

說完自家的熔爐,他又回到玻璃和火的故事去。「我有一個學生,她和丈夫都是中大畢業,很難想像他們不做自己的專業,她跟我學了很多玻璃製作方法,二人選擇以玻璃高腳杯創業,杯上的圖案很精緻,現在還生了孩子,她的成功說明了玻璃作品有市場,我很開心。」

自1990年代至今,香港的玻璃工作坊不斷增加,現有逾30多個,黃國忠說, 以一個城市來說, 算是多的了!香港的玻璃藝術雖然起步遲,但30年過去,火工作品卻變得普及,香港人愛玩火,佔玻璃藝術愛好者三分之二,也是個有趣可喜的現象。

■給香港的話

「文化傳承需要一群人,需要一種氛圍,推動玻璃藝術更需要硬件和軟件。開設香港玻璃工作室,是讓更多人認識及學習玻璃藝術,從投身創作創業,投入玻璃世界之中!」

■Profile

黃國忠

玻璃藝術家,默劇人、木偶師。80年代先後跟隨霍達昭及狄士文鍾斯學習默劇,後自學玻璃工藝,並到台灣鑽研玻璃作品的火工及鑄造,為了摘那天上的星星,他先後學習雕塑、造船工藝、木偶劇,現在正在學figures公仔雕塑。1988年成立「默寄默劇團」,現為該團藝術總監,並傳授默劇面具製作,也是默劇老師。1993年創立香港玻璃工作室,現為香港國際藝術玻璃協會主席。20世紀初自家設計製作了香港第一部工作室形式的玻璃熔爐,2007年浸會大學在視覺藝術系開設玻璃藝術課程,背後為浸大設計玻璃製作設備的功臣正是黃國忠。除了玻璃,也是環保藝術家,以不同垃圾升級創作,今年打算回收靚樽,升級製作靚杯。

文:朱一心

編輯:廖偉龍

電郵: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