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9年1月16日

埋首球場日做12小時 感激妻女體諒 為港足而生 風車sir的日與夜

【明報專訊】港足上周以一場大勝蟬聯省港盃,臨危受命領軍的教練郭嘉諾,猶如擁有扭轉球隊命運的一對「風車手」。他傳承前帥金判坤的拼搏精神,每日由早到晚工作逾12小時,犧牲了與家人相處時光,惟當下他想自己更辛苦,由場內到場外都「Born for Hong Kong」(為香港而生),繼續熱血奉獻香港足球。

文:余瑋

圖:馮凱鍵、林頌華

由上屆重奪省港盃、雅加達巨港亞運、首任港超球隊主帥、隨隊東亞錦外圍賽出線,直至上周衛冕省港盃,郭嘉諾度過了充實一年。38歲的他在已故南華名宿兼父親郭錦洪於2011年離世後,辭去港會的行政工作投身教練行列,及後獲港足前帥金判坤及太陽飛馬時任主帥陳志康賞識,先後獲任港足青年軍教練及飛馬助教。在學時雖非辯論隊成員,惟他一言一語鏗鏘有力,總能激勵麾下拚盡比賽。

「一周7天都在球場,但我享受」

熱血背後,郭嘉諾是個大忙人。他今季執掌佳聯元朗,同時在足總兼任港足梯隊教練,幾乎每天工作多於12小時。每早8時起牀,他由將軍澳駕車到天水圍主持元朗操練,之後回何文田的足總總部處理行政工作,傍晚駕車到將軍澳足總足球訓練中心,負責港足梯隊操練,往往接近晚上10時才回家,但他稱:「用盡每一天,周六、日都無休息,有港超或要看對手賽事,一周7天都在足球場度過,但我享受。」

郭嘉諾犧牲與家人相處的時光,連兩個女兒也曾視他為陌路人:「工作太多,陪伴家人時間太少,我隨港足出外比賽時,長女不再問爸爸去哪兒,像是習慣我不在家。之前戰畢東亞錦標賽由台灣回來,想抱幼女時,她回頭不想望我、不認得我,那一刻很心痛。每晚回來看見女兒睡覺的樣子,我知道虧欠了她們,所以每次比賽後會立即回家,聽到女兒的笑聲會很釋懷。」

冀港足重用土炮 與入籍兵取平衡

雖然辛勞,郭嘉諾從未抱怨,還想更辛苦:「我在2012年才做全職教練,起步較人遲,所以想做多點。只有不斷付出和犧牲,才會有回報。若不夠辛苦,是不值得有回報,所以我要迫自己辛苦點。」他不忘感激曾是籃球員的太太體諒,理解教練工作要投放多時間才有成績。

郭嘉諾執教風格熱血,他認是受到金判坤感染:「Kim sir是個很有進取心的人,不斷鞭策和推動自己。教練所執的教鞭,是用來鞭策自己,才可激勵球員。」金判坤常掛嘴邊一句「Die for Hong Kong」(為香港而死),郭嘉諾則自言「Born for Hong Kong」(為香港而生):「我是個土生土長的教練,是足總5年計劃的成品,港足教練應對香港有多點奉獻。我想繼續在香港隊,帶領港足更進一步。」

問郭嘉諾有否野心「坐正」做港足主帥?他僅稱:「我希望今季替元朗爭佳績,其他事至少也是完季後。」惟談到港足未來發展,他已有腹稿:「香港不能刻意為排名而踢足球,除了技術及體能,最重要是落場心態。省港盃是最好例子,人腳非最佳,但精神改變賽果。我希望港足可起用更多土炮,在入籍兵之間取平衡。」

 

需時兩年考專業牌方合資格坐正

【明報專訊】港足上周蟬聯省港盃,球迷向郭嘉諾高呼「坐正」。不過,持有亞洲足協A級牌照的郭sir,需約兩年考獲專業教練牌照(Pro License),才符合出任港足主帥的要求。

港足在加利韋特離任後公開招聘主帥,申請在上周五截止,足總預計招聘程序需時至少3個月至半年。港足3月赴蒙古出戰U23亞洲盃外圍賽,但大港腳同月與印度的友賽或擱置,到6月才有賽事。

至於懸空逾一年的足總技術總監一職,據悉已有來自冰島的合適人選。而行政總裁在去年10月由足球發展總監溫達倫署任,為期6個月。因政府5年計劃撥款於明年初屆滿,或影響招聘行政總裁進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