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9年1月14日

護士落區搞保健站為公院補漏

【明報專訊】說起香港公營基層醫療,註冊護士Ivaline覺得若將提供的服務一一臚列,覆蓋其實十分全面,「我們有普通科門診,每一區都有,甚至每區都有門診在星期日開,平日又有夜診。如果你急起上來,每區都有個急症室。一旦在公營醫療開下慢性病紀錄,也自然有定期的監控,除了給藥,還有簡單如抽血的基本檢查,如果有糖尿病,可能每年會替你檢驗眼底,看一下肢體血管有沒有病變。成件事聽起來好好!」她說,「但到落實時候就出亂子了」。實際上,現今公營醫療服務種種缺口下,基層市民往往首當其衝。

公院忙溝通難

Ivaline兩年前開始在元朗天光墟擺攤,免費提供基本的身體檢查、教導長者拉筋紓緩關節痛、解答他們對吃藥的疑問。她發現很多吃了多年糖尿藥和血壓藥的街坊對基本飲食控制也全無概念,曾在公立醫院工作的她覺得驚奇,「一定有營養師或者護士教過的。問他們有沒有教過,他們說,『應該有,不記得了,講得好快』」。她才想起因為時間問題,自己也往往給病人派發單張,叫她們回家自己看,但將心比己也不會這樣做。「大家是很需要一些positive feedback,所以我要不斷提醒他們,他們有做,會話番畀你聽佢有做,讚多幾次又真的會控制得好一點。我有時會恐嚇他們,說再這樣下去我就不理你了,他下次回來會告訴我他很乖,「我驚你不理我」。曾經有來看症的人,就因為和公立醫院醫生有溝通誤會,放棄覆診,「有這些人,是需要用溝通,不止給藥」。她認為溝通不一定只能交託醫生或者護士,「社工或者甚至只是一個街坊都可以」。那個放棄覆診的病人,在朋友介紹下來到保健站,在Ivaline多番勸喻終肯回到醫院覆診,「我和他有溝通,這種關係其實直接影響一個人的心理健康,而心理健康也會影響他會不會為自己的生理健康多走一步」。

人手不足是香港醫療系統多年老問題,除了令醫生沒有充足時間接觸和關心每位病人,亦大大增加輪候時間。Ivaline說,昔日想看普通科門診需要一大清早排隊領籌,9點派發,街坊5點就開始排,「現在好似好好,不用去派隊了,打電話就約到」。但她批評預約系統只能查近3天的服務,「如果這3日無期,就會叫你收線,下次再打來啦。看你識唔識捕,捕唔捕得正」。基層打工仔,未必可以臨時請假,往往只得放棄預約。

另一方面,她曾親身嘗試使用電話預約系統,覺得雖然新增了語音輸入身分證號碼和出生日期的功能,但操作上對長者仍然非常不友善,「要聽覺好好,聽到晒而記得語音說了什麼,要聽他跟我核對,告訴我日期時間,我又要記得,對一個長者來說是很大的難關」。

社署上門服務 排期要17月

普通科門診以外,輪候專科亦十分耗時,Ivaline留意到其實社署亦提供了許多社康護理服務,照顧沒有住院的有需要長者,其中「改善家居及社區改善服務」(EHCCS)會為評估機制評定為身體機能達中度或嚴重程度缺損的長者提供上門服務,包括一系列的基本護理、復康運動指導、專業輔導,以及膳食服務等。「這本來是一件很美好的事,但要排期17個月,你可以想像一個長者原本某個程度的disabled,17個月後可以deteriorate得幾緊要」。

為了避免資源重疊,這項服務的使用者不能享用醫院管理局的社康護士服務,往往將基層病人陷於兩難。經由普通科、專科門診轉介,社康護士短至翌日就能上門為病人提供如清洗傷口、打針等簡單護理,每次到訪收費80元。Ivaline認為最諷刺的是,因為敷料費用可以高達200,為了省錢,基層市民或會放棄服務較全面但敷料費用需要實報實銷的EHCCS,「會為錢屈服,到社康護士替你用幾個星期洗乾淨傷口,康復了,他們就要重新再排過17個月」。

醫療科技日益先進,人的壽命得以延長,「延長壽命,不一定沒有,但其實未必更有quality」。她曾經目睹太多人經歷這個循環,不顧一切拚命續命,卻未必活得好。

文//潘曉彤

圖//曾憲宗

編輯//何敏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