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8年8月8日

幼稚園社工 及早識別介入
處理學生及家庭危機

政府早前提出推行為期 3 年的幼稚園社工先導計劃,為全港幼稚園提供社工服務。作為幼稚園駐校社工所面對的個案會有什麼不同?宜具備哪些條件才可令服務更到位?有業界指,老師和社工屬不同的專業,社工熟悉社區資源,遇上愈見複雜的學生或家庭問題時,兩者可彼此協作,相信可成為及早識別和介入的首個防線,更能適當地處理危機。

文:王安娜 圖:受訪者提供

「當察覺小朋友悶悶不樂、家長垂頭喪氣、表現畏縮等,便要多加留意,盡量跟他們溝通,觀察反應。我們要從學生和家長的各項『表徵』中,做好『把脈』的工作。」

家庭結構轉變 需要支援增

香港非牟利幼稚園聯會主席、愛群道浸信會呂郭碧鳳幼稚園校長盧愛蘭表示,幼兒的成長過程極受家庭影響,隨着本港家庭結構的轉變,問題趨複雜,幼兒及家長需要的支援亦漸增。

有婚姻及家庭治療碩士學歷的她不諱言,過往的進修和工作經驗使她對家長和小朋友的需要十分敏感,其幼稚園早在 17 年前已開始聘請駐校社工。「學校未有社工前,我會自己跟進個案,然而有些事情往往發生在一剎那,只靠我和老師的力量,未必能夠提供最快和最適切的幫助。」現時該校除社工外,盧校長及宗教主任亦會參與輔導工作。

一般要跟進的個案包括:子女教養及學習期望、特殊教育需要、夫婦溝通、婆媳關係、家庭經濟、親人去世、升學等問題,「不少家長為雙職父母,如工作要求、壓力提升時,易影響家庭運作和親子時間。」

個案趨複雜 社工經驗判斷

該校駐校社工陳美英表示,幼稚園社工要具備敏銳的觸覺,面對高危個案時,要懂得從不同角度了解和接觸個案,並憑經驗判斷。隸屬浸信會愛羣社會服務處社工的她,已入行18年,從事綜合服務,如青少年、家庭個案,亦曾在小學工作過,現為 3 間幼稚園駐校社工的陳姑娘表示,曾處理一宗家長自殺個案,由於涉及數名就讀幼稚園和小學的子女,情况複雜,其服務機構遂安排臨牀心理學家等協助跟進,並成立危機小組,支援個案家庭。

「雖然現時有不少機構提供兒童輔導的相關服務,但很多學校和老師均不大熟悉社區資源,可由社工協助轉介。」

老師與社工各有專長 協作處理危機

盧校長表示,老師的工作以培育小朋友整體發展為主,社工則着重輔導方面,兩者各有專長,屬不同專業。「社工熟悉社區資源,有較廣的人脈網絡,一旦遇到問題時,兩者可彼此協作,給予意見和支援,以助處理危機。」

社工受過專業訓練外,每人亦各有所長,「其中陳姑娘具備遊戲治療知識,在跟小朋友溝通和處理情緒方面均有經驗,加上她對小學課程有認知,能提供不同的升學資訊給家長。」

陳姑娘說,一般幼稚園聘請社工的要求較小學高,如最好有處理個案的經驗。「小學生與幼兒所面對的問題相似,惟小學生較懂得表達;另不少幼稚園家長屬新手父母,經驗較缺乏。」

多觀察幼兒行為情緒 遊戲中找問題癥結

她日常會於課堂和學生進校時,觀察幼兒的行為和情緒,或透過老師的轉介,協助有需要個案,其他工作包括電話跟進、教成長課、家長小組、教育講座、親子活動等。

轉眼投身幼稚園社工 6 年的陳姑娘,為打開幼兒的心窗,她會運用不同方法跟他們溝通,「曾有幼兒因怕弟妹出世搶走父母對自己的愛,又不懂表達感受,惟有用某些行為表達……我會代入他們的年紀和思維,用其高度、眼光去看事情,從『玩』之中觀察和找出問題癥結。」遊戲治療外,她亦曾進修家庭治療、哀傷輔導、調解技巧等,期望能加強工作成效。

近年幼兒情緒病、SEN 學童個案增加,社工可協助家長和老師辨識個案,盡早找出原因及接受訓練。「我們也可提供情緒支援、實際援助等,如申請資助、協助進行評估等,使有需要家庭生活穩定,當家長知道有出路,會安心很多。」陳姑娘坦言,工作滿足感源於獲得小朋友和家長的信任外,還有能夠為老師提供適切的支援服務,箇中意義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