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5月19日

復刻歲月滋味 融合社區特色
型格冰室 歎黑松露醬炒蛋

【明報專訊】興衰本屬平常事,人、物、行業皆有時。就說冰室,十九世紀,曾經是上海的時尚象徵,冰室文化在香港亦走過光輝歲月;時移世易,茶餐廳挾多元飲食文化興起,老冰室一一結業。

潮流不斷循環,近年又多了一群喜愛舊時尚的年輕人,帶動冰室文化捲土重來,換上噱頭十足的裝潢,食物創新、多元化,新式冰室愈開愈多。雅座之上,點一杯紅豆冰,尚能吃到歲月的味道嗎?

十字奶懷舊主題 相機先食

冰室,滿載港人的童年回憶:炎夏吃紅豆冰消暑,早餐要吃火腿通粉煎雙蛋……昔日冰室的客人主要是街坊鄰里,滿室濃厚地區色彩。新式冰室主打「懷舊」,配合特色食物及主題,正好迎合「相機先食」的風潮。好像最近於西營盤高街開業的「十字冰室」,由十字牌牛奶母公司立基集團開設,以本地品牌「十字牌」牛奶為冰室主題,裏外的復刻裝潢,輕易抓住客人的眼球,譬如霓虹燈招牌、白底紅字手寫餐牌、牛奶膠箱等,連洗手間門口也模擬唐樓鐵閘。不過仔細看,環境也攙入了不少新穎的西式元素,例如分享用的「豬肉枱」,以及入口旁的黑白「撞奶」壁畫。

特推牛奶軟雪糕吸引學生

「我們派員統計中西區的人流,中外老幼都有,是一個中西共融的小社區。」立基集團行政總裁及執行董事許丕績(Jake)解釋,因傳統冰室具地區色彩,因此第一間店便試着以此營造中西互融的氣氛。食物也有革新,如將傳統火腿通粉改為番茄牛尾湯底,炒蛋裏又加入黑松露醬。他還指出,不少中、小學生放學會經過店子,因此特地推出牛奶軟雪糕,其他分店都沒有。「希望每間店都有自己的特色,假使將來分店開到深水埗,也許會增添碟頭飯款式,符合該區草根、粗獷的形象。」他說。

新點子雖好,但也要有令客人「回頭」的出品才可保持優勢。Jake強調奶茶是冰室的招牌飲品,他堅持要水吧師傅慢工出細貨,首先將茶滾到細泡乍現,便要開始拉茶,並且拉足六次至薄滑,而且茶膽一定要在兩小時內用完,這樣才不會有草青味或變淡。而且他亦強調除了出品要有口碑,冰室裏的那陣悠閒文化,才是吸引回頭客的賣點,Jake說:「回想學生時代,去冰室只為閒適的氣氛。放學後跟朋友坐坐,吃一碗母親不許吃的出前一丁麵,呼吸自由的空氣。」

■info

A. 十字冰室

地址:西營盤高街48-78號恆陞大樓12號舖

查詢:2887 1315

屋邨冰室 下午茶5毫變28元

位處薄扶林的華富邨,是香港首個以社區形式規劃的屋邨,食肆、學校、街市、圖書館等全部自給自足,但在約半個世紀的時日洗禮下,這個小天地已日漸老化。與巴士站為鄰、位處街坊出入必經之路的華富冰室,便見證這場變遷。

「以前邨民多數一家大小五六人來,圍着大圓桌一起吃早餐,簡單如通粉、麵包等,吃飽就返工返學。」老闆顏惠文憶述開業時的盛况。他從前家住香港仔,在那邊開過大牌檔賣多士、茶啡等。他毫不諱言,當初看中政府立心發展華富邨,商機在前,也毋懼當年的亂葬崗傳聞,一九七○年毅然把店開到華富邨。「以前創業,多數開茶樓或冰室,不過後者翻桌率較高,利錢也多。以自家出爐麵包計,賣出一個便有六分利錢。但現在材料價格升,開冰室根本無利可圖!」只剩兩顆門牙的他說話仍然鏗鏘有力,也有一貫老闆的精明,仍然記得開業初時一杯奶茶賣三毫,一片多士賣兩毫,一頓下午茶才不過五毫,現在卻要賣至二十八元。

港人有鋪「癮」 奶茶不容有失

文哥現時已屬半退休狀態,日常雜務多交給拍檔及相熟員工處理,他每天下午才回到冰室冲茶和清潔,而他亦例必鎮守店中央水吧位,「香港人對奶茶有鋪癮,所以不論是冰室還是茶餐廳,奶茶一定不容有失」。他一邊說出多年觀察,一邊用茶漬斑駁的白洋布袋一拉一倒,利落爽快,茶焗多久、倒至幾多分滿 、撞擊的高度等,盡是時間累積的手藝。茶葉,他拒用現成來貨,堅持親自用三款粗幼不同的茶葉混合而成,倒入黑白淡奶,細薄而甘濃,難怪不少街坊每天都會到時到候來呷一杯奶茶,享受一刻閒情。

自家製麵包糕點 日日新鮮

街坊們配搭奶茶的心頭好,當然是店裏自家製的麵包──菠蘿包、雞尾包、椰蓉酥、瑞士卷、核桃酥、椰撻、紙包蛋糕……全都是叫人懷念不已的老味道。每天凌晨由師傅搓製,用上本地大成牌小麥粉,絕非坊間連鎖店的空心包能相比。簡單如多士,他也不用坊間常用的厚方包,堅持用上薄麵包,片片金黃,咔嚓聲亮,脆而不乾。「香港人以前可以捱麵包慳錢上樓,但現在不吃,也住不到!」看透世情的文哥,直言舊式冰室生意難做,幸而位處屋邨,政府三年才調整一次租金,經營壓力相對較低。跟大部分冰室一樣,這裏不設晚市,五時打烊下半閘,女工開始清洗地板。最後一位客人,見狀也伸伸懶腰,咬着牙籤離開。被鐵鏽侵蝕的三葉吊扇,早已不能轉動,卻默默地看着時間巨輪緩緩輾過。

■info

B. 華富冰室

地址:華富邨華富商場一期3-4號地下

查詢:2551 1133

老上海冰室 中產消暑地

從事飲食文學及文化研究的嶺南大學中文系講師蕭欣浩指出,冰室文化同見於上海。早於一八八○年,當地便有製冰機,冰廠也於夏季供應冰水、棒冰或冰塊。以當時來說,冰淇淋罕見且價高,只有上海小姐逛街累極時,才會到冰室吃一杯透心涼刨冰,是中產階層時髦的消暑方式。最原始的冰室模樣,他則以一九三四年上海《申報》廣告推算,指當年的冠生園飲冰室提供多種凍飲,如桔子水、西瓜露、啤酒等,大致等同今天的冷飲店。另外根據鄭寶鴻《香江知味:香港的早期飲食場所》一書,有說香港首家冰室是一九一一年開業的馬玉山飲冰室。

早年冰室受西餐文化影響,裝潢以卡位、吊扇及馬賽克瓷磚為標記,並以售賣汽水、雪糕及西式糕點為主,跟現時咖啡店相近;及後才發展紅豆冰、蓮子冰、菠蘿冰等新式凍飲,而從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的廣告可見,部分冰室也兼售西餐。雖然冰室有高、低價之分,惟戰後香港人生活貧苦,大多難以負擔到冰室消費,因此冰室曾經是富貴的身分象徵。

昔日冰室,跟現在的咖啡室有着相同的功能。蕭欣浩指出,戰後香港人面對住處狹小的窘况,部分人只能租住牀位或梗房,活動空間不足,因此愛到冰室、涼茶舖,以較少的金錢,換取一些空間。再者,冰室曾予人前衛時尚感覺,年輕男女約會皆會選冰室。而冰室也吸納不少家庭客前來吃雪糕飲凍飲,因為戰後雪櫃屬昂貴電器,絕非家家戶戶所能負擔。以上種種原因,俱為冰室添上劃時代的意義。

然而七十年代起,香港經濟起飛,生活節奏加快,其時快餐文化傳入,徹底改變香港人的飲食習慣,冰室日漸式微。現時食肆選擇繁多,更分薄了冰室的客源,不過,近年年輕人愛懷舊,令冰室又趕上了潮流時尚,大受歡迎。

 

文:郭悠悠

圖:黃志東

編輯:王翠麗

food@mingpao.com

Article Search 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