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3月20日

大學生初創項目 10萬資助起家
硬幣收集機 讓神沙「變現」

【明報專訊】對於一般市民來說,以往硬幣只是佔用空間較多、較重和攜帶不方便。但近幾年,大家還多了一個煩惱,那就是「變現」困難。因為已幾乎沒商戶願意收一毫子和兩毫子;至於五毫子,亦只肯收很小量。因此,近年多間初創公司都在努力研發硬幣收集機,以及配套的解決方案,希望能夠協助市民將硬幣變成真正的消費額。最近終於有眉目,相信由4月開始,本地市民就可以將家中庫存的硬幣變現。

明報記者 薛偉傑

Heycoins共同創辦人劉港城、榮南表示,他們最初是在2015年12月開始萌生研發硬幣收集機,協助一般市民將硬幣變現的想法。於是,兩人開始撰寫創業計劃書,參加各種比賽以及申請資助計劃等。去年初,他們成功申請到「數碼港創意微型基金」(CCMF)的10萬元資助。

由於兩人在大學內是分別修讀市場學和金融風險管理的,他們的科技知識並不足以自行研製出這樣的硬幣收集機。因此,他們只好拿着這筆啟動資金,跑上深圳多個工業園,問園內的廠家能否研發出這種硬幣收集機。但那些廠家卻告訴他們,這相當困難,因為在收集硬幣之後,還要接通多種電子錢包的系統。為此,他們只好訂製了一個粗糙的原型,主要是具有分辨和計算投入的香港硬幣的功能,這過程已花了大部分資助。

然後,他們再情商一名內地大學生,設計了硬幣收集機的用戶介面。但實際上,那部原型當時並不能將貨幣價值真正轉移至任何電子錢包戶口。不過,他們就膽粗粗的憑着那個模擬的原型,與不同的公司商討合作,以及參加創業比賽。

結果他們真的弄出一些成績,雖然那個原型並不能示範實際的轉帳功能,但有些機構已經表示,當該公司的硬幣收集機研發成功之後,可以提供放置地方,而且還不收租金。此外,有些經營電子錢包服務和大型購物網站的公司亦表示願意合作。

另一方面,他們發現香港有一間科技公司亦正在研發這種硬幣收集機。那間公司的軟硬件研發進度都領先Heycoins甚多;但卻未曾與任何業者商討合作。而Heycoins則剛好相反,雖然善於和業者商討合作,但技術能力不足。最後,那間科技公司的兩名主將都轉投Heycoins,分別出任營運總監和科技總監,Heycoins終於成功埋班,解決了先天技術不足的最大弱點。

料4月伙「拍住賞」投入市場

據他們透露,截至訪問時,去年8月獲金融管理局發出首批「儲值支付工具」(SVF)牌照的5家公司當中,有4家已經和該公司初步達成合作協議。其中,香港電訊(6823)旗下公司的「拍住賞」(Tap & Go),將會是該公司的硬幣收集機最先支援的電子錢包。而且,首批硬幣收集機亦將會有一部分放置在CSL的門市。

今個月初,該公司的硬幣收集機已開始和Tap & Go實現系統對接。採訪當日,該公司亦有應記者要求,示範了將投入的硬幣,轉帳至Tap & Go的戶口。不過,該公司亦承認,系統的程式仍然需要做一些除蟲和微調工作,才能推出市面。

該公司希望,在4月份將第一部硬幣收集機放置在數碼港商場內,讓市民使用。除了採訪當日所見的第一部硬幣收集機,該公司還落單訂做了5部,即首批共有6部。至於放置地點,更有接近30個已經達成合作協議,全部都不用租金。暫時可以透露的,除了數碼港商場和CSL的個別分店之外,還有香港大學及其他商場。

未來可購買代用券

繼Tap & Go之後,該公司的硬幣收集機亦會逐步支援其他「儲值支付工具」。此外,還將會加入另外三種用途。第一,是將硬幣的幣值用來購買購物網站的虛擬代用券(只有一個代碼),讓用戶在那些購物網站上消費。暫定支援兩個較大型的購物網站。

第二,是將硬幣的幣值用來購買連鎖店和社企的實體代用券。暫定的合作對象,有百貨公司或超市、麵包店、咖啡店以及逾100家社企。不過,該公司的硬幣收集機不會儲存這些代用券,用戶要拿收據到9個地點換領。那些換領地點亦大部分是社企。由於購買實體代用券很可能會出現零錢,用戶可以選擇,將那些零錢轉帳至其電子錢包戶口;或透過Charitable Choice平台捐給本地40多間慈善機構。若用家不需購買代用券,亦可直接將硬幣幣值經Charitable Choice平台捐給慈善機構。

劉港城相信,該公司的硬幣收集機和變現方案,將會是本地最先推出者。此外,該公司將會提供的選擇,亦較為多元化。現時,已經有一些大公司主動和該公司商討融資問題。該公司希望,引入新資金之後,到今年底,可以在全港放置50部硬幣收集機。當做好香港市場之後,該公司還希望將業務模式複製至新加坡和上海。

收入靠商戶 初期不向市民收費

劉港城和榮南預料,該公司的收入主要來自合作的大小商戶。例如,當該公司收集了硬幣之後,便可以賣給報攤、食肆、零售商、的士公司,甚至超市等,從中賺取一些手續費。

而市民透過該公司的硬幣收集機來捐款給慈善機構,該公司亦會收取5%的手續費(Charitable Choice亦會收取5%)。至於市民透過該公司的硬幣收集機來購買商戶的代用券,該公司亦可以收取手續費,百分比更高於慈善捐款。此外,隨着硬幣收集機在各區設置,該公司相信,將可以透過機身的廣告位,以及機器閒置時播放的視頻廣告,來開拓另一收入來源。

未來靠機身廣告拓收入來源

所以,他們相信,即使不向變現硬幣的市民收費,亦可能有利可圖。為了吸引使用,至少在最初幾個月內,該公司都不會向變現硬幣的市民收費。至於中長期來說,即使向市民收取手續費,亦會比市民拿硬幣到銀行兌換的手續費低一些。

榮南表示,以他所知,現時銀行一般會向將硬幣兌換成紙幣的市民收取2%手續費,但設有50元的最低收費。因此,除非市民每次都兌換價值2500元或以上的硬幣,否則有關手續費的百分比其實一定超過2%。所以,他認為,即使該公司日後需要向市民收取手續費,亦有空間定得比銀行為低。

劉港城和榮南雖然一心創業,但原來,他們最初並沒有多少資本。其中,榮南在2015年畢業之後,工作了半年才辭職創業,稍為有些積蓄;而劉港城就更加要今年中才畢業。

那究竟如何取得資金呢?原來是靠參加比賽。該公司先是在去年初,成功申請到「數碼港創意微型基金」的10萬元資助,用那筆錢來製作了第一個原型。去年8月,再在「星展社創計劃」中入圍及成為優勝項目之一,分別贏得2萬元及45萬元獎金。去年12月,又在星展主辦的「飲食業創新科技─格鬥擂台」中獲得冠軍,再贏得2萬元獎金。此外,該公司又申請成為數碼港的培育公司。結合所有獎金和資助,總算支持到該公司的初期營運。

藉參賽贏獎金 支持營運

另一方面,該公司的兩名創辦人和兩名負責研發的主將,亦全部暫時不領取薪金。劉港城和榮南表示,稍後將會向那兩名負責研發的主將分發公司股份,作為報酬。劉港城現時和家人同住,可以省下租金開支,但榮南在香港卻必須租地方住。他透露,初時和朋友合租單位時,曾經當過幾個月「廳長」,後來則搬入一間細房。

流通量大 料硬幣不易取締

分別在香港和雲南長大的劉港城和榮南,最初是在2013年8月,在上海認識的。那時,劉港城是參加當地的一個實習計劃,而榮南則在那裡參加GMAT考試。碰巧,大家都住在同一家私營學生宿舍。

至於萌生硬幣收集機這個創業念頭,其中一個觸發點是,劉港城住在城大宿舍時,同房的美國同學在離港前,將所有本地硬幣都送給他。劉港城初時估計那批硬幣約值300多元,但實際點算後卻發覺其實值800多元,超出其估計一倍有多。後來,他更發覺,一般人似乎都會低估家中儲存硬幣的價值。

的士報攤死結難解

無疑,硬幣收集機這門生意,在一定時間內都應該有需求。因為本地不少報攤、小食店、食肆、零售店、的士等,為了省下按金、月費和交易費等,仍然不願使用八達通、信用卡、EPS等付款方式。劉港城亦認為,即使一般食肆和零售店將來願意採用電子支付方式,的士和報攤這兩個死結都會較難解決,仍然會持續相當長的時間。根據香港金融管理局2015年報,截至2015年底,政府發行紙幣及硬幣流通金額為111.79億元(不計算銀行發行紙幣)。按金額分類,1毫子、2毫子、5毫子仍然佔1.5%、2.1%、3.5%之多。而1元、2元、5元,更分別佔10.0%、15.2%、19.5%之多。由此看來,除非是政府和銀行主動大規模的回收硬幣,或者發行新紙幣來更換硬幣,否則,若要完全停用硬幣,相信還需要很多年。

劉港城表示,不太擔心因為市民和商戶逐漸轉用電子支付方式,而令該公司漸漸無生意可做的問題。因為那時該公司相信已經在全港設下很多網點,亦在市民中建立了足夠的信任,要轉型亦很容易。「屆時,可以在那部機加入其他用途,例如幫公用事業收費等。」他說。

[新經濟新天地]

Article Search 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