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成立的香港調解仲裁中心,為培訓有志成為調解員的人士開辦了「專業調解訓練課程」,學員的背景除了有法律界外,近年不乏來自會計、商界、社工、醫護、心理學、警務人員、教育、工程以及保險等不同界別。
香港調解仲裁中心主席蘇文傑
Trence Man
Sherri Tsoi

調解服務需求持續
「現代和事老」要周身刀 走向專門化

【香港調解仲裁中心專輯】

本港對調解服務的需求日增,過往集中調解的一般是商業合同、建築工程、小額錢債等事宜,但隨茠懋|上涉離婚訴訟、醫療事故等爭議個案愈來愈多和複雜,調解所牽涉的範疇也大大擴闊。要減低訴諸法律所耗用的程序、時間、金錢等成本,調解是解決爭議的不二法門。

根據律政司數字顯示,現時本港的調解員只有約1,600人,而當中絕大部分的調解員本身已擁有專業工作,一般以工作以外時間處理個案,因此培訓調解員的步伐刻不容緩。自2009年民事司法改革後成立的香港調解仲裁中心,其中心主席蘇文傑強調,單是近年中心要處理的調解個案數目已見倍增。有見及此,中心除了致力提升調解員的專業水平外,更計劃開辦綜合調解、家事調解、法律與仲裁等專業訓練課程,以配合調解員走向專門化的發展趨勢。

現時香港的調解服務大致分為兩大類:「綜合調解」及「家事調解」,以「綜合調解」為例,一般包括商業合約、建築裝修工程、銀行金融或保險產品、舊樓收購、醫療糾紛等。至於「家事調解」則是幫助準備分居或離婚的夫婦,達成離婚協議的解決爭議程序,主要關於子女撫養權、婚姻財產安排和贍養費等事項。

調解助減低社會及訴訟成本

「根據司法機構年報所顯示,本港每年法院所需處理的民事訴訟個案有逾萬宗,而法庭在扣除假期後可供審理案件的日子一年可能少於200日,足見所涉及的司法程序、訴訟成本和排期時間,還有對當事人所造成經濟及心理的困擾,既難以計算,亦非人人能負擔。」蘇文傑表示,司法機構一直鼓勵商業或非商業性質的糾紛,盡量以庭外和解方式解決,而調解便成為有效,且有助達致雙贏的解決方法。「最重要的是調解可減低社會成本,促進社區和諧。」

以「家事調解」的個案為例,根據2012年司法機構年報顯示,香港每年有逾14,000宗離婚訴訟個案需交由家事法庭審理。若離婚案件涉及婚姻財產、贍養費、子女撫養權或探視權的爭議,家事法庭一般會要求夫妻雙方先進行家事調解,待所有爭議事項協商解決後,才交由法院繼續處理或頒布最終的離婚令。

家事調解求助個案增

蘇文傑透露,隨茠韘~本港離婚數字的增加,單是香港調解仲裁中心所接獲的個案及查詢數字均顯示,家事調解求助個案正不斷上升。「為了要處理更多家事調解個案,對熟識一般家事法和調解技巧的調解員需求尤其殷切。」

調解員一直被喻為「現代和事老」,而本身是法律顧問兼調解員的蘇文傑,也曾經處理不少準備離婚的個案。「曾經有一對家事調解求助夫婦,男的返日班,女的返夜班,生活節奏完全相反,多年來都是維持每星期見面不足一次,關係儼如同一屋簷下的分居男女。由於長期欠溝通,感情轉淡打算離婚,於是尋求調解員的協助,以解決婚姻居所業權、財產分佈、兒子撫養權、贍養費等問題。」蘇文傑述說當時夫婦倆為了達成離婚和解協議書,特意請假數天,就在調解過程中,勾起了昔日很多籌備結婚、買樓、生孩子等回憶。

「作為調解員,重要的是引導他倆說出自己的問題,也提醒他們為建立這個家庭所作出的努力,經過四、五天全日面談及適當鼓勵,兩人的溝通增加了,最後更決定不離婚。」情理兼備是當調解員不可或缺的技巧之一。

全球調解成趨勢 港現契機

蘇文傑強調,全球已有愈來愈多的司法管轄區使用調解,作為法庭訴訟以外的解決爭議方法。「而香港曾於九十年代,政府在開展機場核心工程合約時,曾引入調解機制解決糾紛,為香港打開了調解的試驗之門。」

直至2009年,香港司法機構推行民事司法改革,在推動調解方面,扮演蚖熅禸丹漶C「規定爭議雙方如沒有合理理由,但卻不願意接受調解,即使案件最終勝訴,不接受調解的一方有可能需繳付不利的訟費。」此舉逐漸改變了在香港進行民事訴訟的模式。而剛實施的《調解條例》旨在提倡、鼓勵和促進爭議方以調解方式解決爭議,並令調解通訊得以保密。

港人對於「解決爭議,調解為先」的認知,雖未算全面普及化,但隨茈萿k會去年6月通過《調解條例》,並於今年1月1日開始實施,為香港的調解服務訂立了法律框架,標誌荓幫坉輕銣騧s泛和更有效地使用調解處理爭議,以及提升香港作為亞太區解決爭議中心的領導地位。

培訓課程 學員來自各界專業領域

香港調解仲裁中心也是因應社會對調解服務的需求,於2009年由一班專業人士成立,目標也是將香港發展成為調解仲裁的主要城市。蘇文傑強調,要提升本港的調解服務地位,培訓工作絕對是不可或缺的。

蘇文傑亦表示,調解員須受專業守則規定,職責主要是協助爭議各方尋求同意的解決方案,而非就事件作出裁決。「由於近年調解個案日趨廣泛,對調解員所涉的知識已非局限在法律等範疇,因此有志成為調解員的人士,未必一定具備法律的專業背景,其他具備不同專業知識、閱歷的人士只要經過訓練同樣可成為專業的調解員。」

學員來自各行各業 重溝通技巧

蘇文傑續指出,香港調解仲裁中心為培訓有志成為調解員而開辦的「專業調解訓練課程」,學員的背景除了有法律界外,近年不乏來自會計、商界、社工、醫護、心理學、警務人員、教育、工程以及保險等不同界別。「逾七成學員具備學士或以上學歷,而大部分亦已有多年的工作經驗,他們對不同行業有相當的認識,往往在調解相關的行業案件,處理時會更見得心應手。」

蘇文傑指出,要成為專業的調解員,除了要接受相關的培訓,以掌握談判、僵局處理等技巧外,個人如具備良好的溝通技巧及書寫能力、願意接觸不同的人士、對解決爭議有蚍鷏菮M積極性的特質,對整個調解過程均有莫大幫助。

「調解員在成功處理調解案件後,亦需要撰寫經調解的和解協議書 (Mediated Settlement Agreement),協議書是具有一定法定效力,因此調解員的文書和表達能力是必須的。」

調解服務趨專門化 課程與時並進

蘇文傑透露,為了進一步加強調解員的專業水平及實務需求,中心已計劃聯同社褔機構,包括「香港調解及家庭褔利協會」,於今年內開辦家事調解員的相關訓練課程,讓更多有志加入家事調解工作行列的人士,有不同的增值選擇。

「本港的調解服務已愈趨專門化,因此在培訓工作上也必須與時並進,才可配合社會的變化。」蘇文傑更深信,本港將會有愈來愈多調解員會以全職身分工作,有助推動調解服務的普及化。

考取專業資格 運用調解技巧

畢業學員:

掌握調解的技巧,加強談判、打破僵局的能力,除了能夠應用在助人的調解工作上,更可以在日常工作、生活中遇上客戶、同事或朋友間的爭持、客戶投訴等的情況下,派上用場。畢業學員Trence和Sherri二人不約而同在香港調解仲裁中心修讀了「專業調解訓練課程」,除了希望考取專業資格外,最重要的是能夠運用調解箇中技巧於職場及人事關係上。

Trence Man

職位:企業市場總經理

行業:電訊業

負責銷售工作的Trence,對內經常需要接觸不同部門的同事,對外則要面向客戶,當中不乏企業客戶。有時因為不同意見,難免會令工作呈膠茠牯A。「希望透過修讀調解課程,汲取一些平衡各方的技巧,從而得出解決問題的方法。」

Trence表示,選擇修讀這個調解課程,主要是因為以實務為主,不會過多理論課堂。「課堂上會有模擬個案角色扮演,教授我們如何處理實際情況,增加上課趣味。」

Sherri Tsoi

職位:Associate, 國際銀行風險管理部

行業:金融業

「修讀這個調解員課程,有助我將來有機會成為專業調解員。」作為調解員除了要掌握課本上的理論知識外,還要注重個人的實踐。由於課程在每個季度也有舉辦,加上晚上上課亦可配合上班時間,Sherri便可以善用公餘時間進修,不致影響工作。

「課程導師均為資深調解員,曾處理不同種類的調解案件。他們在課堂上分享了很多真實個案,加強學員日後實戰的信心。」

40小時 認識「調解概念」

調解是一門講求理論與實戰並重的學問,在整個調解過程中,將會涉及很多談判、技巧性提問的應用,因此調解員必須通過專業訓練,再配合實戰,才能夠取得成效。蘇文傑坦言,「專業調解訓練課程」是一個為期約4個月,合共超過40小時的密集式專業課程,訓練內容主要分為兩部分:理論和實務。

理論部分:教授調解基本概念,包括調解、仲裁、專家評估與及其他替代爭端解決方法的特點、調解的法律框架、調解模式、調解程序、和解協議書的草擬、<<調解條例>>、調解員專業守則等,涉及內容相當廣泛。完成這部分課程後,必須通過約3小時的筆試考核,符合出席率及合格學員可取得「專業調解訓練證書」。

實務部分:學員會進行調解實務訓練,包括調解案例分析及小組討論等,重點培訓學員的調解技巧,包括調解員開幕詞、調解聯席會議、單獨會議、原則性談判技巧、僵局處理、消除最後分歧方法等。完成這部分課程後,學員還需接受兩個根據中心真實個案改編的情景,進行模擬考試。學員通過考試後,將獲由香港調解仲裁中心授予「專業認可調解員資格」,並成為中心的專業會員(MHKMAAC),在中心的調解員名冊上登記,正式成為中心之認可執業調解員。

「香港調解仲裁中心獎學金」和

「大學聯校調解盃」

除調解員專業培訓外,香港調解仲裁中心對大學教育亦提供各項支援。時至今日,中心已於10間大專學府設立「香港調解仲裁中心獎學金」及「香港調解仲裁中心專業獎勵計劃」。今年中心更將首度主辦由本港10間大專院校參與的「大學聯校調解盃」,優勝者將有機會獲中心資助遠赴美國「哈佛大學」或「麻省理工學院」進一步接受調解深造訓練。

查詢電話:3796 3366

電郵:mediation@hkmaac.org

網址:www.hkmaac.org

www.facebook.com/hkma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