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日坤
莊偉光
Moonly
晉升階梯
  


精神科護士未來需求仍大
培訓新血刻不容緩

2011-10-07


現時本港的精神科護士僅有逾3,000名,護士與病人的比例遠不及外地。隨茈輕鈭諯垢f患者數目及社會要求提供相關支援的需求不斷增加,未來對曾接受專門訓練的護士人手需求自然有增無減。大學開辦新課程及計劃增加學額,加快培訓新血入行自是刻不容緩。有資深業界人士提醒,新人要接棒,最重要的是有心、有耐性外,更要兼備成熟的思想和關注社會事務的心,才能在病患者的治療過程中,掌握他們的想法和需要。


文:麥懷欣、王安娜 圖:受訪者提供


護士管理局數據顯示,截至今年7月,本港有2,025名註冊護士(精神科)及985名登記護士(精神科),當中2,012名任職於醫管局。香港公開大學(下稱公大)科技學院護理系助理教授曾日坤稱,社會對精神健康日益重視,政府計劃加強對各類精神病患者支援,料未來市場對精神科護士的需求有增無減,加上護士的「退休潮」漸近,預料業界的挑戰更嚴峻。


在公營醫院任職病房經理的莊偉光(Nelson)表示,本港的醫院一般每3至4名精神科護士便要面對約30至60名病人,視乎不同病房類別而定,而外國則每4至5名精神科護士面對約25名病人,相比之下本港的人手比例仍有不少距離。


人手比例不足 社區需求增


Nelson不諱言,當局已加強人手培訓,但人手增長速度趕不上社區對這方面服務的需求。「除了醫院外,部分院舍和NGO也對精神科護士有一定需求,如精神科社康護士和個案經理。」曾日坤亦表示,懲教署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亦同樣需要相關人手。


Nelson深信,在培訓精神科護理人才的同時,加強社區人士對精神健康的認知也十分重要,除了可以減少歧視和誤解外,也可以認知個人精神健康的重要性。


病房經理(精神科)Nelson:精神科護士重與病人建立關係


事實上,由加入護士學校至今成為病房經理、服務約30年的Nelson不諱言,「精神科護士比其他專科更茩姣P病人建立關係和溝通。每名病人在入院時已編定由某護士跟進,因為當病人出現情緒或精神問題時,由熟悉他們的護士介入會較易處理。」


他回想起當初選擇投身精神科只是機緣巧合,結果在工作過程中學習到很多與心理學相關的知識,逐漸對此科產生興趣,明白到人的不同行為背後都是可以有理論解釋的。


留意病者反應


精神科護士要經常觀察病人,留意他們對各種事物的不同反應,「從面部表情、說話、身體語言等,可以知道他們的精神狀G和情緒變化。」一眼關七外,精神科護士還要很有耐性,因為病人經常重複一些要求,如出院等,護士便要耐心地解釋和跟進輔導。


很多人誤以為精神病患者都有暴力傾向,Nelson謂這只佔少數,但由於工作仍存有風險,故醫護人員要懂得危急應變,發生事故時,要先確保自己、其他病人及員工的安全,給予病者適當的空間冷靜,再由相熟醫護人員跟進,如未能控制情G,便要採取進一步行動,如束綁、注射鎮定劑等。


曾有病人拿茼a拖在醫院「揮舞」,由於Nelson對這名病人有一定認識,因此先作介入,「傾談期間我一直留意他的面部表情和情緒,知道他沒惡意,便逐步游說他,最後成功處理問題,這些便是平時建立關係的成果。」


思想成熟 護士易跟病者溝通


Nelson亦曾擔任過一年的社康精神科護士,「記得曾有一名母親到醫院求助,希望我們幫助不肯求醫的年輕兒子,經過一連串的手續和轉介後,剛巧由我跟進個案,初時此名年輕人並不接受我,要經過一番唇舌後,他終答允求醫和安排入院治療。」能夠幫助病人踏出治療的第一步,阻止病情惡化,以及分擔整個家庭的問題,是他工作最大的滿足感。


其後,Nelson返回從前的病房工作崗位,至今已晉升為病房經理,現時要管理約30至40人,包括護士、支援人員、文員,工作範疇包括行政、人事管理、風險管理方面等。


他表示,行業需要新人接棒,有意入行者除了要有心外,如本身思想成熟和關注社會問題會更為適合,「精神病患者往往是社會上的弱勢社群,如投身的護士只是活在象牙塔,便難以照顧和跟病者溝通。」


Nelson


進修歷程:護校精神科註冊護士訓練課程→


     精神科社康護士證書課程→


     護理學學士學位課程→


     心理衛生碩士課程→


     老人精神科證書課程→


     風險及危機管理專業證書


工作歷程:精神科註冊護士→


     精神科社康護士→


     護士長(精神科)→


     病房經理(精神科)


精神科註冊護士Moonly:助病者康復 重新生活


去年入行的Moonly,喜歡接受挑戰、跟別人溝通,更喜歡幫人。5年前,她入讀公大護理學榮譽學士學位(精神科)課程,學習生涯雖有不少實習機會,但當正式在病房工作時,始知自己知識和經驗不足,加上要兼顧行政工作,責任比以前大。


Moonly日常工作包括為患者提供基本醫護及康復服務。她說,平時要透過與精神病患者的交談和接觸,加深對他們的了解,在康復過程中,幫助他們建立信心和獨立能力,重過新生活;此外,亦要透過舉辦不同講座,加強與病者家人的溝通。


Moonly個子嬌小,但膽子和應變能力卻不少。曾有病人鬧情緒時,不小心將她的眼鏡掃落地上,「當刻我只管讓病人冷靜下來,不要挑釁他,撿回眼鏡這行為,可能會影響病人的情緒,並同時要求同事支援。」跟Nelson一樣,她表示無論遇上什麼危險,都要臨危不亂,先確保自己和身邊人安全,並要留意病者的情緒變化。


病人「糊塗」後 樂見重投社會


她指出,面對不同表徵和病徵的病人,需要運用不同的處理方法和技巧,如面對人格障礙的病人,不同的醫護人員要有一致的態度;面對有幻覺的病人要靠藥物幫助;面對智障的病人,「哄騙」方式有時會奏效。


一般精神病患者入院時已編定某專責護士負責,他們要就個案設計個人護理計劃,當看見病者由入院時的「糊塗」狀態,到接近康復時,便是Moonly最大的工作滿足感。對於未來,她希望能成為社康護士,跟精神病患者/康復者一起走出醫院,繼續康復之路。


Moonly


進修歷程:中七畢業→


     護理學榮譽學士學位(精神科)


現職:精神科註冊護士


護理學額競爭大


現時公大及香港理工大學均有開辦精神科護理學學位課程,另外,醫管局亦有設社福界登記護士(精神科)訓練課程。 曾日坤稱,公大2005年開辦「護理學榮譽學士學位(精神科)」課程時,每年只提供約40個學額,過去3年為了應付市場需求,已增至每年60至70個學額,更計劃於2014年增至80個學額。過往畢業生已全數被醫管局吸納,而展望未來社會對精神科醫護人員需求仍大。


學位以外,公大於去年亦開辦了兩年制的「精神科護理學高級文憑」課程,每年提供60個學額,並計劃在未來增至70個學額。畢業生日後可成為精神科的登記護士。


曾日坤說,報讀護理系的人數愈來愈多,以公大普通科及精神科護理學學位課程的報讀人數為例,由開辦初期的500人,增至今年的2,000人;報讀普通科及精神科的高級文憑課程的人數則由去年的400多人,升至今年的1,000人。


強化個案管理訓練


在新學制下,明年開始本科學位課程由4年增至5年,以公大為例,會加入通識、英文等學科外,更加強培訓學員的個案管理、輔導等才能。實習時數則由2,200小時減至1,900小時,有助學員參與更多的研究工作。以學位本科生的實習為例,要在精神科急性病房、精神科復康病房、智障病房、兒童及青少年病房、老人病房,以及社康護理服務單位等實習,由具備3年工作經驗的精神科註冊護士作為導師,而導師與學生的比例約為1:2-3。


普通科護士與精神科護士均要學習一般的病房工作、護理學等基本知識,但曾日坤稱,精神科護士訓練集中於如何通過不同療法和藥物,協助病人擺脫心理障礙,更講求人際溝通、觀察能力。

Content Search

Job Search


>>Advanced Search
Course Search
Qualification

Categories

>>Advanced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