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3月17日

深化精神健康知識及技巧

專業助人 提升社會正能量

近年政府及社會各方面都積極開展精神健康的相關工作,從社區支援及康復服務、到公眾教育等不同層面,然而精神健康的問題愈見複雜,令醫護、社福等界別從業員面臨更大的工作挑戰,若能增強對精神健康的認識,以不同的介入、治療方法助服務對象,相信會有更全面的支援和成效。

文:麥懷欣 圖:受訪者提供

在政府及社會各界致力推廣及宣揚精神健康的信息下,大眾對精神健康的認知度、關注度及求助意識均有所上升。香港大學 (下稱「港大」) 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黃富強教授表示,近年精神健康個案愈見複雜,部分患者同時出現兩個或三個精神健康問題,為精神健康工作者的工作增添難度。

「舉例:『雙重診斷 (Dual Diagnosis)』是複雜個案之一,指同時出現物質濫用 (如藥物濫用、酗酒)/行為成癮及精神病的狀况,要處理這些個案,需結合更多元化的介入手法,而目前流行採用跨專業的綜合治療 (包括心理治療及輔導、藥物治療等服務) 方案。」

掌握不同介入、治療手法

任何年齡人士均有機會患上精神病,世界衛生組織預期到 2020 年,抑鬱症將成為全球第二大重症,僅次於冠心病。促進精神健康社會,人人有責,黃教授指,特別是醫護、社福等界別人士,工作上有機會接觸到不同類型的精神病患者、精神病康復者及其照顧者,更應增強對精神健康的認識,懂得靈活運用不同的介入模式及治療方法,有助為服務對象提供更專業、更全面的精神健康支援。

港大設有兩年兼讀制的「社會科學碩士 (精神健康)」課程,每年提供約 20 至 30 個學額。擔任上述課程主任的黃教授表示,課程涉獵最新的精神健康知識及研究技巧,以及精神健康輔導的臨牀技巧,包括教授認知行為治療 (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 簡稱 CBT)、情緒聚焦治療、家庭治療等目前較常使用的相關治療方法。

學員於首年會先認識精神健康的背景、政策及實踐等現况,以及精神病評估、精神健康輔導的實務知識及技巧;繼而於第二年按個人興趣及工作需要,從綜合精神健康、兒童及青少年精神健康、老人精神科護理,以及 CBT 中,選擇一個領域作深入鑽研。

鑽研 CBT 考取認知行為諮詢師

CBT 是其中一個較多學員選擇的專修領域,身兼認知治療學會 (ICTHK) 主席的黃教授稱,目前香港沒有就認知治療專業設立註冊制度,不過該會及美國認知治療師學會均設有相關認證,有志鑽研 CBT 者,可考慮投考。

其中投考 ICTHK「認知行為諮詢師」資格申請人,需先完成該會合共為期兩年的初級、高級證書課程或過去曾參與相等於此課程,及符合該會的臨牀實踐要求。投考人要完成認知治療個案概念分析報告及遞交一節輔導面談過程的錄影或錄音帶,並通過評審員評核,方可獲取有關資格。

精神健康問題趨複雜 增值應用所學

進修之路:香港中文大學社工本科課程 → 現修讀港大「社會科學碩士 (精神健康)」課程

投身社工界 15 年的 Katie,曾從事中小學駐校社工,以及兒童及家庭、社區 (社區健康教育) 等不同服務,6 年前決定挑戰自己,轉投利民會,嘗試涉足精神復康工作,先後任職機構的總部、單位 (宿舍),再轉回總部工作。

從前線轉戰督導崗位

現為服務發展主任的她,主要負責督導項目計劃 (包括:朋輩支援服務、利民社區網),以及人事管理及培訓工作;另負責國內服務計劃,包括與資助者聯絡、行政交代、內地同事培訓的工作。

她以朋輩支援服務為例,已運作了一年,透過精神病康復者擔任朋輩支援員,與服務使用者同行,促進彼此的復元。「朋輩支援員以過來人身分,向服務使用者分享個人復元經驗及提供支援,能讓服務使用者覺得份外親切及更有說服力,也較容易面對病情及接受治療。」 對她來說,工作滿足感不僅在於服務使用者對服務感滿意,亦發掘到朋輩支援員的強項,「他們的自我發現能力、投入度很高,而且感染力強,相信能鼓勵更多康復者成為朋輩支援員一份子!」

放下成見 達至社區共融

面對精神病患者、精神病康復者,外界部分人會標籤為「危險人物」,但 Katie 任職宿舍期間卻有另一番體會。「他們並不可怕,且不一定與暴力有關,反而較一般人更真,會直接表達喜歡你、不喜歡你,正是他們可愛的一面。與他們建立關係,首要是放下成見、接納他們。」

為了讓「行外人」了解服務對象,宿舍會於節慶舉辦晚宴,邀請街坊參加,舍友更會負責當司儀、搞活動等,目的是達至社區共融。「舍友可以擔當很多社區角色呢!」

彈性選修科 擴闊知識視野

近年精神健康問題愈見複雜,Katie 不諱言,任職機構雖有提供精神健康的相關培訓,但從事助人專業,亦要掌握行業新知識、新技巧,培養創新思維,有助在工作崗位上達成使命。故她入讀「社會科學碩士 (精神健康)」課程,得着之一,是提升了分析能力,做決策時能從多元角度出發,工作起來有更大的信心;課程更讓學員從一系列的社會科學碩士課程中,彈性選擇選修科目,有助她掌握多方面的知識。

「我以綜合精神健康為專修領域,選擇了與死亡及哀傷輔導、社交營銷、CBT 等相關的選修科目。當中以死亡及哀傷輔導一科較為棘手,內容較為沉重,難免會勾起自己傷心的過去,要先學懂如何抽離,才能協助喪親者渡過哀傷的過程。」

另一得着是認識了來自不同工作背景的同學,包括:精神科護士、職業治療師、言語治療師、職安健主任,以及從事社區發展服務、單親家庭支援服務等社工,藉着課堂匯報、小組討論等,彼此交流工作心得。「課程所學不單能應用於工作所需,對自己、家人、朋友、同事亦有一定程度的好處,能及早洞察情緒變化,助人助己。」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