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7年2月24日

修復書籍講究專門技巧

重拾文物生命

經歷歲月,很多珍貴書籍會因為時間、天氣、蟲蛀等原因而破爛,管理人員需對破損的文獻及檔案進行修復。另外,現時無論大學、中小學或企業圖書館,亦有很多書籍因借閱頻繁,致使破損。管理人員如具備維護及修復知識,不單能令書籍、文物重生,亦有助承傳文化。

文:王安娜 圖:受訪者提供

「一般人以為在圖書館工作,只是以借還書本為主,其實圖書管理是一門重要的工作和學問,特別是書籍修復工作,有着縫補歷史的意思,意義重大。因此對我來說,這科是愈讀愈感興趣。」中學時代開始喜歡流連圖書館的王家恩 (Theresa),曾進修圖書館及資訊學高級文憑、圖書館及資訊管理碩士課程,以及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 (下稱 HKU SPACE) 開辦的書籍維護與修復證書課程。

書籍修復工作 具縫補歷史意義

現於大專圖書館任職圖書館助理的她表示,其工作主要是櫃枱服務、圖書上架等,雖暫不用處理書籍維護與復修的相關工作,但進修 HKU SPACE 課程時,曾接觸這方面的實務技巧,「每次親手製作一本書後,都很有成功感!」

她不諱言,自學習過書籍維護與修復知識後,相對以前更懂得愛惜書籍。「一般人看到書籍有破損時,大多會使用膠紙修復,然而當一段時間過後或書本被太陽曬過後,膠紙或會溶掉,破壞紙張的同時,而且膠紙屬『非可逆性』的修補材料,因此修復書籍最好是使用專門材料。」

Theresa 分享,在進修過程中,認識了不同書籍的釘裝方法,包括中式、西式、平裝、精裝等,學員更有機會學習自行釘裝書本。

製作時,最考工夫的是書脊彎位的處理,一定要多練習才可以掌握;另外,如書皮要燙金的話 (如法律書),便要輔以器材,及注意燙壓時的力度要適中。

大學圖書館、政府檔案處 設相關職位

HKU SPACE 生命科學及科技學院圖書館及資訊學高級課程主任余玲玲表示,過去中國古籍的釘裝方法,以線裝書為主,如經折裝、包背裝、旋風裝等;不過近年受西方印刷業影響,很多中國書籍都逐漸以西式精裝或平裝印刷為主,書籍的表面則有分皮面、布面、貼金等。

日常應如何維護與修復書籍?她表示,要注意存書的環境、溫度、濕度、擺放位置。當書籍需作復修時,要根據紙本的狀况處理,例如書頁脫落,可用不同形式的釘裝方法修復;要除污的話,或要進行「起漬」;遇上蟲蛀,則除蟲以外,還要逐處修補。

余玲玲指,現時香港大學圖書館設有維修部,相關的職位包括圖書館主任、助理、技術人員,該部門約有 10 名職員。此外,部分大企業亦有聘請員工管理歷史資料,如家族檔案、家族相片、手稿等。

她補充,政府檔案處亦會聘請相關人手,曾修讀化學科人士較具優勢,「紙本的製作及修復跟化學原理有關,員工有機會被派往英國、澳洲等國家學習修復技巧。」政府職位的起薪約 10,000 元,私人機構的檔案部門主管,薪金可達 20,000 至 30,000 元,視乎投身者的學歷和經驗而定。

投身者對文物工作有熱誠

投身者要具使命感、對文物工作有熱誠,明白承傳文化的重要,其他包括:喜歡整理、整齊、有耐性、不怕污穢、不怕沉悶、追求美感、愛書等。她不諱言,雖然坊間對書籍維修與修復人手的需求不算大,不過從事圖書館、古物相關工作人士如向這方面增值的話,將有助提升工作技能。

其中 HKU SPACE 開辦的「書籍維護與修復證書」課程,實踐部分約佔 8 成,同學會在工場上堂,學習切紙、不同書籍的釘裝技術,如皮裝、平裝、圓背、平背、帳簿等;課程以西式書籍的技巧為主,同學完成課程後,最少能完成 3 份作品。

機構另有開辦書籍維護與修復工作坊,會講解紙張及膠水的類型與特性,並以中國古籍紙本檔案維護及修復練習為主,可作為書籍與檔案維護及修復專業訓練的初階課程。以上課程適合對書籍與檔案維護及修復工作有興趣人士,或從事相關工作的從業員修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