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日期 : 2016年5月13日

工程師人才青黃不接

新人發展機會增

「Make things possible!」工程師的角色正是要憑着科學、數學等知識,以及創新精神,主動發掘並解決問題,令每一個項目從無到有或由舊翻新,冀能改善人類的生活質素。本港工程專業設 21 個界別,有志入行的年輕人,不妨及早了解不同界別的工作性質、發展機會等,再鎖定適合自己的事業目標。

文:麥懷欣 圖:受訪者提供、資料圖片

土木、結構、電機、電子、機械同屬工程專業界別,然而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香港工程師學會 (HKIE) 會長陳志超不諱言,除了傳統工程界別外,因應社會不斷發展,近年新增的還包括航空、物流及運輸、能源等界別。

人才吃香 需生力軍加盟

相對約 10 年前,經濟不景氣,工程項目數量少,直至 2007 年起,政府公布十大基建項目會陸續展開,為建造業市場注入動力,相關工程界別人手變得吃香,但卻面對人才青黃不接,他強調,目前以年資 10 年的工程師最為欠缺,加上未來 10 年多個界別陸續現退休潮,人才斷層問題和培育更多生力軍都是不容忽視的問題。現時新人的起薪點為 10,000 多至 20,000 元。

工程學涉數學、科學知識

工程界人才不足、青黃不接,意味新人上位機會增加!陳志超表示,年輕人可於中學階段開始規劃,並需關注科學及數學科目。「工程學涉獵科學、數學知識。科學知識則視乎個別工程界別而定,如化工界別,尤其着重化學;生物醫學界別則需生物、物理、化學、數學樣樣皆精。」

年輕人亦要對不同界別有一定的認知,如工作性質、入行要求,再考慮是否配合個人的興趣、性格,以免造成落差。「土木、環境等界別,一般會較多室外工作的機會;電子及資訊等界別,會較多室內工作的機會。」

即使是同一界別,工作範疇也可以很不同。他以土木界別為例,按任職機構而定,可分為 4 大工作範疇:受聘於業主 (政府部門、發展商、港鐵等),很多工作時間也是在室內,如撰寫報告、設計等工作,有時需要落地盤監察工程進度;受聘於工程顧問公司,負責前期的工程可行性研究、設計、監督工程等工作;受聘於承建商,負責施工和監督地盤工作;以及受聘於大學,從事教學工作等。

入行者的性格特質方面,要具備尋根究柢的思維、團隊精神,以及有良好的心理質素。他補充,良好的語文能力亦十分重要,因工程師要經常撰寫報告、書信往來,部分工程更可能是來自內地或海外。

黃金十年之後

十大基建及其他公、私營項目陸續展開,還有內地房地產市場急速發展,令工程行業看俏,更被不少人喻為「本港工程界的黃金十年」。陳志超指,十大基建涉及的專業層面較廣。「因涉及鐵路、新發展區等不同工程,涵蓋層面較闊,對各方面專業人手 (包括土木、結構、岩土、建造、屋宇裝備、電機、環境等界別) 需求持續。不同界別會因應工程項目周期而忙碌。」

現時業界「忙到無停手」,然而「黃金十年」過後又如何?政府還有很多新項目計劃推出,他對未來 10 至 20 年的工程行業前景抱持樂觀。「不過,還需視乎工程最終能否上馬、政府申請撥款能否獲批。」

復康、美容需求增 生物醫學工程人才有需求

有別於其他工程界別,HKIE生物醫學分部主席王敏教授指,生物醫學工程以人類的健康及生命安全為先,故工程師必須從「人」的角度出發,並具備高度的責任感及細心嚴謹的工作態度。

在香港,生物醫學工程是其中一個鮮為人知的工程專業界別,然而它被國際公認為最具發展潛力的行業之一。根據美國勞工部的預計,當地對生物醫學工程師的需求由 2010 年的 15,700 名增至 2020 年的 25,400 名,增長率逾 6 成。

王教授稱,本港現有約 60 多名註冊生物醫學工程師,隨着人口老化持續、社會對復康治療及訓練需求倍增,以及醫學美容服務的需求上升等,這些都有利生物醫學工程行業的發展,以及提升對相關人手的需求。

「機電工程署、衛生署、生產力促進局、大學、私人企業 (醫療儀器製造商、生物科技公司等),都會聘請生物醫學工程人才,從事維修及保養、採購儀器或技術、產品研發、銷售及市場推廣等不同工作。」

助理生物醫學工程師:應用跨學科知識 未來空缺更多

修畢香港大學工學學士 (醫學工程) 及生物醫學工程哲學碩士學位後,蕭曉暉 (Stanley) 參加了機電工程署的見習工程師訓練計劃,受訓後,繼續在該署任職,入職至今逾 5 年,早前完成了 HKIE 的專業資格試,正等待考試結果。

現於衛生工程部當助理生物醫學工程師的他,以服務衛生署為主,另會服務醫管局。他主要負責技術管理,包括操作及維修各種生物醫學工程系統和設備,並進行改善項目/工程;以及在生物醫學工程方面提供設計、採購、工程管理及其他技術顧問等服務。

他指,因其工作牽涉公共資源,影響重大,故在決策方面,要事事留神及廣納意見,工作挑戰不少。「生物醫學工程行業着重團隊工作,以我為例,需與醫護人員、醫院行政人員、顧問公司、承辦商等緊密溝通,又要面對病人、公眾等,考慮到他們來自不同的背景,故在溝通的過程中,要倍加耐性,減少用太專業性的字眼。」

生物醫學工程涉獵跨學科知識,Stanley 寄語,有志修讀此學科的年輕人,要做好心理準備,因不易應付。「此行業發展十分迅速,已入行者也需多參閱外國的市場調查,以及定期參加講座、會議,以掌握最新的行業資訊及科技。」他認為,政府未來實施醫療儀器立法規管制度,不僅創造更多從事質量保證、產品法規審批工作的生物醫學工程人員的相關職位空缺,亦令此界別扮演更吃重的角色。

見習土木工程師:地盤監督工作講求應變 出路不限於香港

修畢英國倫敦帝國學院「土木及環境工程學士學位」課程的江世傑 (Sebastian),決定回流香港,適逢十大基建項目進入施工高峯期,正是新人入行的良機,他最終決定加入港鐵。

入行近 3 年,現職見習土木工程師的他,曾在公司的不同部門實習,如在總部項目部,協助顧問公司做未來新路線的研究,以及到社區做公眾諮詢;又曾到沙中線地盤 (紅磡站附近) 監督工程;現時則在顧問辦公室結構組實習,負責住宅項目的開挖 (excavation) 等工作。

他對落地盤監督工程的經歷尤其深刻,從中了解到分析能力、臨場應變的重要性:「土木工程師每日都要面對不同的挑戰,每個項目都要經過周詳考慮。基於實際環境的不同,有時需要改動設計圖,對我日後在思考設計的利弊和可行性不無幫助。」面對資深的地盤判頭及「師傅」等,更要向他們好好學習,互相尊重。

他期望累積一定的工作經驗後,考取 HKIE 的專業資格。擔心黃金十年後的行業前景嗎?他認為,工程學是「世界語言」,只要有基建的地方便有工作,出路並不局限於香港,亦會考慮到外國工作。他現兼讀港大的「法學碩士」(仲裁及爭議解決) 課程,既為滿足興趣,亦有助應用於處理建築合約糾紛,提升工作競爭力。